1z电竞比分网有限公司欢迎您!

揭秘国家为什么不支持汉服运动,为何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穿汉服

时间:2019-12-07 01:42

近年来,很受人关注的一个社会现象就是传统文化复兴运动,我们也可以称之为华夏文化的复兴。特别是在国家喊出“文化自信”的口号之后,各种势头更是如雨后春笋,疯狂生长。在这些复兴活动里面,有汉服群体,有自媒体群体,还有各种复原传统制造工艺的“工匠”群体,当然也有官方出面的以《中华诗词大会》、《国家宝藏》等综艺节目为主的官方群体。

问:为何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穿汉服?

本文标题使用《西方自由主义会把中国带向何方?》而非《自由主义会把中国带向何方?》,主要是基于这样一个判断,即中国本身没有系统的自由主义思想,现在盛行的自由主义是西方自由主义。

图片 1

在这个过程中,比起以前的文化荒芜状态,有比没有算是一个跨越性进步了,但在这个“有”里面,却产生了很多乱象,比如汉服群里面的山正之争、汉仙之争,以及汉服与CosPlay、洛丽塔、JK制服的暧昧状态。在这一过程种,汉服的服装属性被不断放大,而发动汉服复兴的初衷——其文化属性却越来越弱势,以至于最后在很多人的眼中,它沦落为了与洛丽塔、JK制服等小众服饰一起的一种穿衣风格,在这个层级里面,汉服的文化属性已经完全消失了。

图片 2

中国有没有基于本身实践的一些自由主义因素?答案是肯定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社会经济现实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与之相适应的是人们的政治观念的变化。在社会基层、社会组织甚至地方政府,也出现了一些自由主义导向的社会实践。但无论是趋向于自由主义的思考还是实践,都仍然处于非常分散零星的状态,不成系统。并且,这些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思想和实践,大都生活在占据主导地位的西方自由主义的阴影下,没有形成自身独特的话语的空间。(左派也有类似的情形。中国左派的主流也是西方的左派,也就是基于传统共产主义思想的左派,并非中国自身的左派,比如说传统社会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强调。)

汉服是中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衍生出来的一朵美丽的文化之花,汉服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很是书生气质。汉服消失了很久,而近几年汉服又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很多人提倡汉服复兴,那么,下面我们一起来了解下与汉服文化相关的内容吧。

图片 3

汉服热的确在逐渐形成,它从一个小圈子里的亚文化,逐渐变成公共空间讨论的话题。2003年,一位名叫王乐天的普通工人身穿汉服,走上郑州市街头,一度引起巨大轰动,但也引发诸多质疑,甚至有人误以为他穿的是日本的和服,谩骂与嘲讽的声音一度甚嚣尘上。彼时正处于国内互联网论坛兴起之时,一些年轻的网友也开始在网上宣传汉服的常识,呼吁人们关注汉服文化,但并没有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同。

中国自由主义的主流是西方自由主义,这个群体往往奉西方概念和理论为神明,相信只有西方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这种思维发源于晚清。晚清早期,人们还是遵循“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原则,但在中国被西方列强尤其是被中国的近邻日本打败之后,就开始全心全意地信奉西方,到了“五四”运动达到高潮。中国今天的左、右派双方都可以追溯到“五四”思维。左、右派当时都视西方为“真理”,向西方“寻求真理”。很简单,如果西方的是“真理”,那么中国本身就是“非真理”了。

一、代价高昂。汉服包括衣服、冠帽、发式、面饰、鞋履、配饰等共同组合的整体衣冠系统。这么一整套东西,置办这么一套也得花不少银子吧。在大多数人都在为房子,上学,看病这些东西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我不认为有这个群众基础。二、不具实用性。如上一点所说,汉服是一整套衣冠系统,穿戴麻烦,其宽袍大袖的服装风格在生活中也带来诸多不便利,与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不相适应。综上,我认为汉服只能流行与少数有钱有闲的古文化爱好者群体中,难以推广。

这里面是否有其他力量故意带动我们暂且不去探究,我们从中能发现的是,虽然说“文化复兴的口号喊出来了,但目前的情况是,大多数的机构和个人是空有一番热情,而不知道到底该往哪个方向走,该怎么去做。

或许连王乐天也没想到,在他勇敢走上街头16年后,穿汉服成为年轻人热衷的时尚,汉服文化也频频见诸报端,汉服的拥趸们再也不用羞怯地展现自己的爱好了。

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但左、右派的这种思维方式,并没有得到根本上的改变。今天中国的左、右派之间的争论仍然是那些“进口”概念之间的争论。只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但绝对不是西方自由主义,而是中国自由主义。中国自由主义是需要加以讨论的另外一个重要课题,这里仅讨论西方自由主义会把中国带向何方。

汉服运动:汉服运动是「汉服文化复兴运动」的简称,属于华夏文化复兴运动中积极的一部分。

展开剩余81%

虽然汉服的兴起,表面上看是被年轻人尤其是年轻网民推动的,但实际上,这是近三十年来国学热的一个侧影,是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一个症候。

在中国,自由派又可以分为经济自由派和政治自由派,这两派之间有很大的重合,但也有分野。经济自由派思想的核心是基于私有产权基础之上的经济自由。在1980年代,这一派是强调政治权威主义的,希望用政治权威主义来消除经济自由的阻力,实现经济自由。这一核心思想到今天仍然没有变化,也仍然有很多人希望用政治权威主义来实现经济自由,例如主张用政治和行政力量来推动私有化。

汉服运动在清朝灭亡后的一段时期就有过,但更多的是本世纪初,随着中国国力上升,一部分国人大国意识觉醒的背景下,以知识分子、青少年族群为主体,以汉服回归为出发点,以复兴华夏文化为目标的一场文化复兴运动。

文化复兴的自媒体圈也是各种舌战谁也说服不了谁,而官方组织的活动,因为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原因,其作用太温和了,比不上民间自发的活动那么深入人心有带动性,大家也就把那些综艺节目当一个长知识的节目来看看,对于要做到真正的文化复兴,它还是远远不够的。

从思想史的脉络上看,国学在中国的命运可谓一波三折,二十世纪以来,它作为“新文化”的对立面,多次遭到知识界甚至官方话语的批评、反对。

政治自由派也比较一致,强调政治民主,而民主就是他们在西方所看到的一些制度形式,主要是多党制、三权分立、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等。

汉服运动是汉民族借由复兴传统服饰的方式进而推广汉族的传统文化。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大幅提高,国际地位大幅提升。中华文化重又得到世界的关注与重视。与此同时,国人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觉醒,国人开始反思我国之优秀文化,并举力保护继承。当是时,汉服从沉睡中惊醒,各地汉服组织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建立,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文明,扬华夏华裳,而汉服运动也随之开展而来。

图片 4

比如,为了革除旧文化对国人思想的束缚,新文化运动发起了对国学文化的批判,固然将三纲五常、留辫裹足这些封建弊病革除了,但也顺便打击了传统文化中的精华。直到上世纪90年代后,随着国内民族主义与文化保守主义的渐渐兴起,知识界呈现出“向内转”的兴趣,陈平原先生主编的《学人》杂志,也成为推动传统文化复苏的一个标志性事件,知识界里的国学热愈发浓厚。

汉服运动是汉民族热爱传统文化的表现,具有科学性、针对性、进步性,有深层的文化内涵,对于重塑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有着不可替代的深层次作用。

当前这种状况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文化复兴的出路又在哪里呢?

“传承汉服之美”时装秀亮相2019北京时装周,图为汉服模特走秀。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历史背景汉服,即中国汉族传统服饰,曾称汉衣冠、汉装、衣冠、中国衣冠、华服、华夏衣冠、汉家衣裳等,是发展、传承了四千多年,区别于其他民族,体现汉族礼仪风俗、审美品格、思想哲学等文化内涵,并彰显华夏民族认同精神的服饰体系。

既然谈到复兴,为何要复兴?是因为我们的传统文化衰落了?那么传统文化衰落于何时呢?我们要从最开始来思考。

新世纪以来,国学热从知识界向大众推广,借助大众传媒的方式,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尤其是年轻人,感受到国学的魅力。其中最具标志性的事件,就是百家讲坛的热播,以及阎崇年、易中天、刘心武、于丹、王立群、纪连海等讲述古代历史、文化的“学术明星”们的走红。

公元1645年8月29日,满清政权颁布易服令,规定;官民既已剃发,衣冠皆宜遵本朝之制。汉民族进过一番血的反抗失败后,最终延续了三千多年的汉服几近消失。男子剃发留辫,辫垂脑后,穿马蹄袖箭衣、紧袜、深统靴,汉族女装则保留汉族女性传统的;上衣下裳制。在1912年清朝灭亡之后,汉族男子改穿西装、中山装,汉族女子则习惯穿旗袍。

传统文化的真正衰落,开始于满清时代,在民国时期达到巅峰,新中国以后往上走了几十年,但改开之后又重新开始衰落,并且回落得更厉害。中国思想文化界自满清末年一直到到今日,通过不断演化最终稳定为以下几派:

通过通俗的讲述和有趣的分析,以及电视传媒与网络讨论的全面影响,即便不喜欢国学的人也开始关注国学的存在,意识到这股风气是强烈的,逐渐对相关信息祛除敏感,形成常识。在其中,汉服作为国学文化中最有视觉冲击力的符号,也理所当然地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不过,中国大陆出现恢复汉服传统的新趋势,汉服又开始进入现实社会,各地的汉服活动层出不穷。有汉服爱好者建立网站,昭示天下,加入者很快超过数万人;也有人在网上流传汉服设计,并建议教育部统一使用汉服做学位服。有人将此称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复兴现象。

社会主义派、自由主义派、国学派以及和稀泥派。

当然,任何文化符号的流行,也必然会被资本逻辑裹挟,会成为市场上追捧的香饽饽,汉服也不例外。如今,不少商家都想搭上汉服热的快车,想从中赚取快钱。这种商业冲动是很正常的,外界不必太过苛责,但是,国学复兴也好,汉服热潮也罢,说到底,他们都是文化范畴的东西,虽然需要资本助推,但要想真正成为代表中国文化品质的东西,还是要做好文化的内部功夫,不能只被资本的虚火包围。

小结:汉服运动在清朝灭亡后的一段时期就有过,但更多的是本世纪初,随着中国国力上升,一部分国人大国意识觉醒的背景下,以知识分子、青少年族群为主体,以汉服回归为出发点,以复兴华夏文化为目标的一场文化复兴运动。

社会主义派一般称左派,貌似和当今XX是一家,可惜他们根本不受XX待见,如同被抛弃的忠犬。

随着年轻人购买力的提升,以及民族传统文化认同感的加强,汉服热在未来或许会长期存在。假以时日,汉服文化度过了“野蛮生长”的早期阶段,或许会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加入对汉服知识的研究与传播中,而非简单地跟风炒作,那也将是汉服热及其背后的国学热真正步入健康、理性阶段的时刻。

自由主义派俗称右派,但除了被洗脑的小白,其他基本都是带路党和美狗,虽然吃屎的姿势很难看,但人家背后有靠山,国内有平台、资本,所以非常势大。

汉服热的确在逐渐形成,它从一个小圈子里的亚文化,逐渐变成公共空间讨论的话题。2003年,一位名叫王乐天的普通工人身穿汉服,走上郑州市街头,一度引起巨大轰动,但也引发诸多质疑,甚至有人误以为他穿的是日本的和服,谩骂与嘲讽的声音一度甚嚣尘上。彼时正处于国内互联网论坛兴起之时,一些年轻的网友也开始在网上宣传汉服的常识,呼吁人们关注汉服文化,但并没有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同。

在改开初,老百姓们睁眼看世界,发现中西差距如此巨大,渐而有些怀疑自身。西方自由派则抓紧这个机会与国内右派媾和,在他们狼狈为奸的打击下,国内左派们古木难支,几乎被打到泥巴里面爬不起来。你说好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呢?看看美利坚多么强大富饶,看看苏联为什么自杀。在那个表象就是事实的时代下,左派完全扑街,就剩下亲爱的XX表面还姓社来安慰自己。

或许连王乐天也没想到,在他勇敢走上街头16年后,穿汉服成为年轻人热衷的时尚,汉服文化也频频见诸报端,汉服的拥趸们再也不用羞怯地展现自己的爱好了。

这个时候挑起抵抗大军的是崛起的国学派。国学派的出现是汉民族几千年的文化沉淀受压后的条件反射,但是这个国学派因为分不清什么是传统文化什么是满清奴才版传统文化,所以糟粕很多,经常辩不赢右派,所以他们就有了一句口头禅:“国学是好的,但是要去糟粕留精华。”当然,他们根本分不清精华和糟粕,所经常干一些傻傻的反向行动,比如把一本弟子规奴隶制守则规范当宝贝,这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每次看到国学派这样的行为时,右派们都笑得花枝乱颤。

虽然汉服的兴起,表面上看是被年轻人尤其是年轻网民推动的,但实际上,这是近三十年来国学热的一个侧影,是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一个症候。

因为文化知识分子的集体蒙圈,普通汉人大众出于潜意识的优秀文化底蕴还是很支持他们的,这多少还是可以满足点民族自豪感的需要。但是这样呢,就导致了一个非常不好的结果,一时之间满清辫子戏横行,这种情况到现在还没怎么改善。

从思想史的脉络上看,国学在中国的命运可谓一波三折,二十世纪以来,它作为“新文化”的对立面,多次遭到知识界甚至官方话语的批评、反对。

在这个不好的结果里面,《大英雄郑成功》的主题曲被被强行安放在了讲述某酋大第一生的电视剧上面,不要脸到这种地步的事儿,估计他们干不了第二遍了。而亲爱的XX被洗脑后主动放弃文化阵线,看到底下热闹非凡,还美其名曰文化繁荣,百家争鸣。问题是这种低级的满清奴隶版传统文化对汉族大众只能起到一时自慰意淫,根本不能解决根本性的价值观和世界观等问题,带不来希望和道路。

比如,为了革除旧文化对国人思想的束缚,新文化运动发起了对国学文化的批判,固然将三纲五常、留辫裹足这些封建弊病革除了,但也顺便打击了传统文化中的精华。直到上世纪90年代后,随着国内民族主义与文化保守主义的渐渐兴起,知识界呈现出“向内转”的兴趣,陈平原先生主编的《学人》杂志,也成为推动传统文化复苏的一个标志性事件,知识界里的国学热愈发浓厚。

中国进入21世纪以后,新生代,80后90后出现了。因为多年努力,以及中国人本身的优秀文化基因的作用,中国逐渐赶超欧美,再加上网络信息发达,年轻人眼界开阔,出国留学也很便捷,汉民族的文化基因底层的高贵性质要求年轻人负担起民族文化和中华文化的真正复兴。

“传承汉服之美”时装秀亮相2019北京时装周,图为汉服模特走秀。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于是传统文化思想的全新解释,和对西方文化的认真甄别,成为新时代的需求,回归文化层面的民族自豪感就成了自然现象。揭开满清这一张恶心的旧内裤,挖掘传统文化深处的金子,换个思路重新解读,不盲从西方中心那一套,刨西方祖坟家谱,从本质出发。路线正确以后,这一看吓一跳,世界观完全颠覆了。

新世纪以来,国学热从知识界向大众推广,借助大众传媒的方式,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尤其是年轻人,感受到国学的魅力。其中最具标志性的事件,就是百家讲坛的热播,以及阎崇年、易中天、刘心武、于丹、王立群、纪连海等讲述古代历史、文化的“学术明星”们的走红。

图片 5

通过通俗的讲述和有趣的分析,以及电视传媒与网络讨论的全面影响,即便不喜欢国学的人也开始关注国学的存在,意识到这股风气是强烈的,逐渐对相关信息祛除敏感,形成常识。在其中,汉服作为国学文化中最有视觉冲击力的符号,也理所当然地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图片 6

当然,任何文化符号的流行,也必然会被资本逻辑裹挟,会成为市场上追捧的香饽饽,汉服也不例外。如今,不少商家都想搭上汉服热的快车,想从中赚取快钱。这种商业冲动是很正常的,外界不必太过苛责,但是,国学复兴也好,汉服热潮也罢,说到底,他们都是文化范畴的东西,虽然需要资本助推,但要想真正成为代表中国文化品质的东西,还是要做好文化的内部功夫,不能只被资本的虚火包围。

图片 7

随着年轻人购买力的提升,以及民族传统文化认同感的加强,汉服热在未来或许会长期存在。假以时日,汉服文化度过了“野蛮生长”的早期阶段,或许会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加入对汉服知识的研究与传播中,而非简单地跟风炒作,那也将是汉服热及其背后的国学热真正步入健康、理性阶段的时刻。

起底西方文化造假的案例

在中国,汉服的定义是“汉民族传统服饰”,实际上古文献又称汉衣冠、汉装、在港澳地区的华人圈叫,华服。它的历史非常悠久,是从黄帝即位到公元17世纪中叶,也就是清朝之前,在汉族的主要居住区,诸如中原地区,华南,华东,西南地区,以“汉”文化,儒家,佛教,道教为主导思想,以周制礼仪文化为中心,通过特有文化习俗演化而形成的独特衣着服饰。这种服饰具有独特的汉民族风貌,明显区别于其他民族的传统服装和配饰体系,是中国“衣冠上国”、“礼仪之邦”的具体展示。

图片 8

1,汉服是一种有别于西方,有别于外来服装的本土文化,是土生土长的,符合民族审美的传统服饰。汉服根植于中国,对东亚及南亚国家的传统服饰影响很深。

图片 9图片 10

2,汉服运动是“汉服文化复兴运动”的简称,属于华夏文化复兴运动中最积极的一部分。

“古希腊文明”的代表帕特农神庙其实是西方人一百多年前自己建的

随着中国经济的突飞猛进,国力大步上升,一部分具有民族意识,具有大国意识觉醒的背景下,以热爱传统文化,热爱时尚,热爱本土特产的爱好者为主体。以青少年族群,商业化群体,知识分子为主力,以汉服回归为出发点的一场文化复兴运动。基本上都是民间自发的。

看到这样的事情,右派吓坏了。而满清国学派呢,刚开始这些老头一看年轻人突然转性不吃汉堡披萨纷纷踊跃跑来求教传统文化时,那个欣喜不已啊,觉得终于后继有人又可以培养合规的奴隶道德楷模了。

3,穿汉服,就是穿一种文化,拥有上下5000年的灿烂文化,拥有几千年历史的汉服,复兴它就是一种对自己古文化的尊重,对汉文化的敬仰。

结果这些年轻人学着学着就岔道了,直接把满清那套从疑问到推翻到踩几脚还吐口痰。然后潇洒的穿上汉服 指着一身马褂的老头说,建奴,看到天朝正朔还不下跪?

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就参加了“华服”复兴运动,他一身华服非常的温文尔雅,英俊帅气。

图片 11

总之,您经常能看到穿汉服的同袍,不要大惊小怪,可以适当的参与进去。毕竟灿烂的传统文化还是需要人继承和发扬,传统的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接着他们又踢翻西方奴仆们,因为对抗右派自由派的一致性,左派以为他们是同志,高兴地接纳还提供平台,一开始大家还能愉快玩耍,但终究,发现他们不是一路人。人类社会的发展怎么会不是五个阶段呢?马克思主义学说不过是出口转内销?于是右派和他们分道扬镳了,这个时候产生了既不是左派又不是右派的群体,他们就是——华夏派。

汉服,全称是“汉民族传统服饰”,又称汉衣冠、汉装、华服,始于黄帝,公元前三千多年。

左和右到底是什么呢?不过是一群没吃过饭的苍蝇争着红烧的屎好吃还是清蒸的屎好吃。

在汉族的主要居住区,以“华夏-汉”文化为背景和主导思想,以华夏礼仪文化为中心,通过自然演化而形成的具有独特汉民族风貌性格,明显区别于其他民族的传统服装和配饰体系

华夏派的诞生和崛起是华夏文化基因的召唤,也是时代的呼喊,文化寻根,文化的病还要从根源上治。

是中国“衣冠上国”、“礼仪之邦”、“锦绣中华”、赛里斯国的体现,承载了汉族的染织绣等杰出工艺和美学,传承了30多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受保护的中国工艺美术。

但是华夏派目前的日子并不好过,国学派主要也就是满清派害怕他们,右派打击,左派又不接纳,当然最后还有个和稀泥派,自以为是世界已经太平,世界大融合、大包容,所以要把和稀泥发展到极致,变成强力胶,这个叫和稀泥派。他们的理论也很万金油,因为没有内核,或者内核就是稀泥巴,所以整天叫嚷着世界人民大团结,三教合流甚至五教六教合流。要是你的内核比它好,它粘不住你,就骂你是极端主义、纳粹主义,民粹什么的。因为他们一直都是各派的调和剂受到各派尊重,俨然以大佬自居。

我们今天兴起了一股汉服热,但汉服的背后是有着一整套传统文化内涵的,我们不仅为了追赶时尚,将其视为一种审美潮流来追捧,还需要了解汉服的内涵。

虽然华夏派力量目前还很弱小,甚至都没有自己的平台,但是这是未来,未来是这里。这里不是要成为黄美,也不是要成为黄俄,而是要做回原本的那个他——华夏。

我们说:“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汉服不是一种简单的服饰,它所承载的是具有五千年文明的礼仪之邦,象征着中国的灿烂文明和精神气质。

本人也喜欢汉服,总感觉穿上汉服特别的美,也受电视剧的影响吧,总感觉穿上后自己就是女主[捂脸]在旅游景区,汉服更是一道别样的风景,每次路过都忍不住想多看几眼,衣袂飘飘颇具典雅风情。

汉服热的确在逐渐形成,它从一个小圈子里的亚文化,逐渐变成公共空间讨论的话题。2003年,一位名叫王乐天的普通工人身穿汉服,走上郑州市街头,一度引起巨大轰动,但也引发诸多质疑,甚至有人误以为他穿的是日本的和服,谩骂与嘲讽的声音一度甚嚣尘上。彼时正处于国内互联网论坛兴起之时,一些年轻的网友也开始在网上宣传汉服的常识,呼吁人们关注汉服文化,但并没有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同。

或许连王乐天也没想到,在他勇敢走上街头16年后,穿汉服成为年轻人热衷的时尚,汉服文化也频频见诸报端,汉服的拥趸们再也不用羞怯地展现自己的爱好了。

虽然汉服的兴起,表面上看是被年轻人尤其是年轻网民推动的,但实际上,这是近三十年来国学热的一个侧影!

新世纪以来,国学热从知识界向大众推广,借助大众传媒的方式,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尤其是年轻人,感受到国学的魅力。

随着年轻人购买力的提升,以及民族传统文化认同感的加强,汉服热在未来或许会长期存在。假以时日,汉服文化度过了“野蛮生长”的早期阶段,或许会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加入对汉服知识的研究与传播中,而非简单地跟风炒作,那也将是汉服热及其背后的国学热真正步入健康、理性阶段的时刻。

中国传统文化,不怎历史的过去,怀念祖先。

, "ultra": , "normal": }} --}

流行趋势,也是受电视剧的影响,我个人觉得汉服穿起来也很美。

中华上下五千年,汉服最美

, "ultra": , "normal": }} --}

, "ultra": , "normal": }} --}

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对现在的服装已经审美疲劳了,汉服起源汉唐时期,但不仅是该时期的文化,是综合了历代风格萃取而成。更能衬托人曼妙的身姿,尤其是舞动时,更飘逸唯美,飘逸的样子顿时映入人们眼帘。

个人觉得,之所以穿汉服的人越来越多,一是整个社会意识形态的改变吧,随着政府对传统文化复兴的推动,汉服商家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对汉服有了更为清楚的认识,并接受,于是穿汉服也就变成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中国传统文化,汉服很美,想要穿越回到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