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电竞比分网有限公司欢迎您!

旷世奇珍惊现山东曲阜,良渚文化为什么出土了众多玉器

时间:2019-12-15 07:52

时间:12月9日

图片 1图片 25000年前,一个以稻作农业为经济支撑并存在社会分化和统一信仰体系的早期国家在良渚这片土地上逐渐形成,良渚人所造玉器以其数量之多、品类之丰、雕琢之精,达到了中国史前玉器文化的巅峰。良渚玉器蕴含的文化精髓,历经五千载,传承相续。如今,260件(组)良渚玉器珍品走进故宫博物院,5000年前的玉器结缘近600岁的紫禁城,在武英殿“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展”内,向世人静静讲述着尘封数千年的故事,实证中华泱泱五千年文明。知识点良渚的前世今生2019年7月6日,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5项世界遗产。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良渚考古遗址发掘领队刘斌介绍,从良渚古城的工程量来看,它内城部分的面积就有4个故宫大,有300万平方米,外城有6.3平方公里,大约有8个故宫大小。中心区是宫殿区,城市设计与后来的都城一脉相承,城市格局相当于北京城。在它的外围有11条水坝,组成了一个庞大的水利系统;同时,整个古城和水利系统的土石方量共有一千多万立方米,可以想见当年组织实施这样一个超大工程背后的社会组织一定是一个国家级别的;另外,从发掘的墓葬和以玉器为主的出土物来看,它们所反映的社会等级起码有4个等级以上,这样的社会复杂程度也是一个国家状态。“这些都是国家和文明产生的有力证据,揭示了在距今5300年前,长江下游环太湖地区出现过具有高度统一信仰的国家,展现了五千多年前中国史前稻作文化的极高成就,良渚文化对于中华文明的影响是巨大的。”图片 3观展亮点可称“前无古人”的展览此次展览是良渚玉器在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后首次亮相,按年代跨度从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时期到明清时期,贯穿了中华上下五千年,通过“引子”、“神王之国”、“文明传承”、“结语”四个部分,完整系统地反映良渚文明的早期国家特征和对后世文化的影响。展览选取的文物主要以墓葬中的玉器为主。刘斌说,良渚文化最大的特点是崇尚玉以及通过玉器来彰显身份、地位。因为玉器的象征意义,通过不同玉器以及它们之间的组合,可以推断良渚玉器主人的性别、地位等。此次特展的展品多出土自反山12号墓和瑶山11号墓,其中,反山12号墓是迄今发现的等级最高的良渚文化显贵者墓地。“根据出土玉器,判断反山12号墓主人为‘良渚国王’,瑶山11号墓主人为‘良渚王后’。”刘斌介绍,此次展览还借了很多省相关的良渚玉器,从中可以看到,良渚所发明的玉器在整个中国的版图里有很大的影响面,最北可以到达陕北的榆林石峁遗址、延安的芦山峁遗址,最南至广东的石峡遗址,都有良渚玉器出土。观众可以发现,在4000多年前的中国就有这么远距离的文物交流与互动,如今,这些玉器与故宫中乾隆皇帝时期收藏的良渚玉器“相会”,让中华上下五千年真正地串联在一起。“在中华玉文化中,良渚玉文化是史前玉文化的最高峰。此次展览可以称作是前无古人的一个展览。”展览总策展人、复旦大学文物和博物馆学系教授高蒙河介绍,展览是首次将全国9个省市17家文博单位的260件(组)良渚玉器汇集到一起,把良渚出土的和后来历代收藏的良渚玉器全部放到故宫这一平台上,呈现给全国观众。在策展上,选择故宫也是有象征寓意的:近600岁的紫禁城遇上中国最早的都城——良渚古城遗址,这样一个穿越古今、跨越时空的对话,通过玉器讲述中华文明五千年发展历程中绵延不绝、多元一体、兼容并蓄的历史发展脉络。图片 4观展亮点最重量级“琮钺双王”同台亮相高蒙河介绍,良渚人创造了统一的神灵形象,设计出以琮、璧、钺等为代表的等级森严的玉礼器系统,俗称“三大件”。良渚最高统治者良渚国王既掌王权又掌神权,体现了政教合一的特征,是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国家形态,因此被称为“神之王国”。中国古代有“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之说,即国家大事主要是祭祀和战争,这种理念在良渚文化中早有体现,良渚国王拥有神权、军权和王权,玉器便成为王室权力的代表。浙江余杭反山12号墓是良渚国王大墓,该墓随葬器物数量庞大、种类完备、质地优良、工艺精湛,远远超过其他墓例。作为此次展览最具重量级的两件文物——“琮王”和“钺王”就出自于此。琮,首创于良渚文化,为高等级贵族所有,其在后世文化中被承袭,清代时,玉琮仍为上层社会所钟爱。出土于浙江余杭反山12号墓的一件“重磅级”玉琮,高8.9厘米、上射径17.1至17.6厘米、下射径16.5至17.5厘米,重达6.5千克,是迄今为止雕琢最精美、品质最佳、体量最大的玉琮,堪称“琮王”。它内圆外方,中部贯穿,四角施刻神人兽面纹。据介绍,玉琮在良渚文化时期是沟通天地人神的礼器,蕴含着良渚先民的宇宙观念和精神信仰。展厅内,“钺王”与“琮王”并肩而立,尽显威严。“钺王”是目前唯一雕琢有神人兽面纹和鸟纹的玉钺。这种豪华型玉钺,是王的权杖,象征着权力与威严,柄嵌玉髹漆,上下端装配玉瑁和玉镦。玉瑁造型取自于神徽的冠帽,体现了王权神授。玉镦上有横截面为椭圆形的凸榫,内部有卯孔。凸榫以下饰满变形鸟纹和神人兽面纹。良渚国王麾下的“双王”便是良渚最高统治者至高王权的象征。图片 5琮为何物为玉琮配饰件 秒变“乾隆特色”“现在可以明确的是玉琮和祭祀、礼仪有关系,但玉琮为什么要做成这种形式、在使用中如何放置等,还需要继续探索。”高蒙河说,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大概从汉代开始,琮的具体作用就不太为人知,但是后代对良渚文化的传承一直绵延不绝,古人一直在仿制玉琮,“各朝代仿制的玉琮在形体、纹饰、结构等方面会有不同的调整或简化,但其‘外方内圆中空’的结构一直到清代都没有发生变化。所以,良渚文化留给我们探索的空间还很大。”故宫曾经的主人乾隆皇帝,一生痴迷于玉,写了数百首咏玉诗的他,称赞良渚玉器“色得黄元之正”、“质具圭璋之素”。高蒙河介绍,此次展览故宫提供的34件珍宝中,很大部分就是乾隆皇帝收藏的良渚玉器,它们有的已变得富有“乾隆特色”。其中,一只玉琮内壁被乾隆配上了精美的珐琅胆,刻上了御题诗。他在御题诗中明确将此类玉琮看作是汉代贵族车辇抬竿上的饰件,名辋头,是汉代时玉,说明当时已不知琮为何物。而乾隆和工匠们均没有看懂玉琮上的神人纹,在刻琢诗文时将字迹刻反,与外部的神人纹正好颠倒。有趣的是,配上铜胆后的玉琮又有了一定的实用功能,可作为花囊或者香薰,成为乾隆日常欣赏、把玩的陈设之物。“乾隆还将有的玉琮变成了笔筒、花瓶等物件,可以看出,他自己也一直在摸索琮的具体用法。”高蒙河说,乾隆在世时,一直在考证这些玉器的年代,“开始认为是汉代,晚年又觉得可能比汉代还要久远……在某种程度上,他应该是最早研究良渚玉器的人。”图片 6最早礼制12件组配玉璜良渚王后独有展厅内,良渚王后身上最贵重的一件玉器尤为珍贵,这是一件由璜与成组圆牌的组佩。高蒙河介绍,良渚玉璜为半璧形,正面雕琢神兽像,尖角大眼,下部半圆弧状线把嘴、可能的下肢包括在内,具有龙首纹的特征,大眼之间的尖突位于璜的凹缺部位。玉璜一般与成组圆牌组合使用,作为颈饰和胸饰,是良渚女性显贵的专有佩饰。而王后拥有的成组圆牌数量最多,有12件。“这样的饰品佩戴在胸前有象征女性特征的用意,搭配的圆牌配件数量之多,显示出良渚女性中只有王后这样级别的贵族才能用玉的一种社会规制,这种规制就是中国最早的礼制。”此次展览的展品体现了良渚文化丰富的玉器形制,包括玉璧、玉权杖、玉冠、玉璜、玉镯等。高蒙河介绍,此次展览的另一大亮点,就是将国王和王后陪葬的玉器经过精选,做了整体的展示。“过去的展览主要是展示‘琮王’和‘钺王’为代表的重要文物,这次是将配套的玉器近乎全套展出,包括王后墓里一些女性特有的玉璜、玉镯等玉器。”高蒙河表示,通过这样的展陈,观众能够了解良渚国王和王后在五千年前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拥有什么样的身份和权力。同时,良渚玉器的这种礼器系统也反映了中国最早的礼制,说明良渚时期已经产生了以礼治国的内涵,这种礼制一直传承至封建社会后期。刻字石器石钺上出现5000年前原始文字玻璃展柜里,通过放大镜看去,一块小小的石钺上出现了原始文字。细细观瞧,石钺上的符号规则有序。据介绍,这是目前中国出土的最早的刻字石钺。“5000年前的良渚文化中,就已经出现了早期文字的雏形。我们说,中国有刻在骨头上的文字,有刻在陶器上的文字,有写在简帛上的文字,但刻在石头上的文字,被我们称作‘石刻’的文字,这件应该是最早的。”高蒙河说,文字也可以看作是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形成的标志。据介绍,良渚文化共发现了340余种、700余个刻画符号,多个刻画符号组合排列在一起,具备文字的功能特征,可视作原始文字,但石钺上符号传递的意思、对良渚文字的释读,目前学界还在研究中。良渚时期还发现多件刻字石钺,可称作是中国最早的刻字石器。 图片 7观展提示时间:展期至10月20日地点:故宫博物院武英殿(图片来源北京晚报及网络)

良渚文化是我国长江下游太湖流域一支重要的古文化,因1936年原西湖博物馆施昕更先生首先发现于余杭市良渚镇而命名,距今4000~5300年。

图片 8

地点:中国曲阜文化商品进出口基地内江北古玩城

图片 9

原标题:在故宫看良渚:两处世界文化遗产的一次跨时空对话

图片 10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初步查明在余杭市良渚、安溪、瓶窑3个镇地域内,分布着以莫角山遗址为核心的50余处良渚文化遗址,有村落、墓地、祭坛等各种遗存,内涵丰富,范围广阔,遗址密集。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反山、瑶山、汇观山等高台土冢与祭坛遗址的发掘,以大量殉葬精美玉礼器为特征的显贵者墓地被发现,以及莫角山大型建筑基址的被发现,表明良渚文化是中华五千多年前文明程度最高和最具规模的地区之一,良渚遗址堪称东方文明圣地。

2019年7月6日,在阿塞拜疆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3届会议上,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5项世界遗产。7月16日,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展在故宫博物院武英殿开幕。此次展览汇集包括良渚博物院、故宫博物院在内的全国17家文博单位的260件馆藏珍品,是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后首次隆重亮相。

按照由曲阜市政府、中国曲阜文化商品进出口基地共同主办的首届民间藏宝鉴定会的日程安排,12月9日系玉器和铜器的鉴定时间,分别由故宫博物院著名专家张寿山先生、中国农业博物馆民俗研究室著名专家贾文忠先生担任鉴定工作。

图片 11

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表示:良渚申遗成功关注度极高,这次在故宫举办良渚与古代中国的展览,是两个世界文化遗产地,跨越时空的一次交流与对话。故宫博物院长期以来关注良渚遗址,故宫院藏文物中也有良渚的玉器,我们的第一任院领导,各位专家都曾全力投入到这一重要文化盛事的进程中。

在鉴定会上,专家经过细致考证,鉴定出一件红山文化出土的玉器——外方内圆佩饰。该佩饰完全符合红山文化特征,经初步估计,市场价格为100万以上。

良渚文化最著名,最有特色的就属它的玉文化,是中国玉文化的源头,并且一开始就显现出不凡的艺术魅力。良渚文化为何在五千年前就有如此出众的玉文化?先民们为何要雕琢那么多玉器,他们又是如何雕琢的?其中有许多谜等待解答。

展览现场的良渚玉琮

红山文化因首次发现于赤峰红山后而得名,距今六、七千年左右,延续时间达两千年之久。红山文化是与中原仰韶文化同时期分布在西辽河流域的发达文明,在发展中同中原仰韶文化和北方草原文化相交汇产生的多元文化,是富有生机和创造力的优秀文化,内涵十分丰富,手工业达到了很高的阶段,形成了极具特色的陶器装饰艺术和高度发展的制玉工艺。玉器制作为磨制加工而成,表面光滑,晶莹明亮,极具神韵。

有人说是因为装饰,美化生活的原因。

展览年代跨度从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时期到明清时期,贯穿了中华上下五千年,通过引子神王之国文明传承结语四个部分,完整、系统地反映良渚文明的早期国家特征和对后世文化的影响,科学、全面地诠释良渚文明在构建中华文明标识体系中的重要贡献和独特作用。同时,武英殿东、西配殿展出良渚古城遗址的考古研究和保护申遗历程,让观众走近五千年前的中国早期文明,并了解今人在保护和研究工作中所做的努力。

另一件上古玉器是良渚文化时期的珍宝——玉琮。经专家鉴定,该玉琮形制特征应属良渚文化,初步估计市场价格也在100万元以上。

图片 12

此次展览对于在世界范围内推广传播良渚古城遗址的遗产价值、追溯中华文明的历史渊源、构筑中华文明的标识体系、坚定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上,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政治意义和当代价值。

良渚文化是我国长江下游太湖流域一支重要的古文明,距今约5250─4150年。良渚文化时期玉器制造水平非常之高,造型精美,工艺精湛。玉琮是良渚文化中最具特征的玉器,经研究发现其不仅有祭地礼器的功能,同时又具有殓葬用途。玉琮与崇拜信仰有关,是社会需要和精神信仰的产物。玉琮的形制外方内圆,与古代的天地相通思想相吻合。同时玉琮也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只有贵族和有地位的人才能拥有玉琮。早期玉琮多阴线刻,晚期玉琮多有浮雕纹饰。

中国玉文化源远流长,玉在人们心目中有着崇高的地位。玉,一般晶莹剔透,即使有少量瑕疵,也是“瑕不掩瑜”,其石料很稀有,因此也非常珍贵。玉石还不能称为“玉”,要经过匠师的精心雕琢,成为具有各种内涵的玉器,正所谓“玉不琢,不成器”。玉有太多美好的品质,因此就往往把具有高洁品质的人和玉相联系。可以证实东周和春秋战国时期就形成了,把玉当做自己的化身的礼仪。

展览现场

这两件天价上古玉器的出现,无异于为江北古玩城鉴宝会平添了更多的亮点。随着玉器市场的厚积薄发,玉器单价一路攀升,相信这两件宝贝的市场价格更是水涨船高。

图片 13

已经故去的考古界泰斗、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先生认为,良渚遗址是中华文明当之无愧的见证。良渚文化是中国史前时期最为灿烂的文化瑰宝之一,以玉器为代表的出土物是良渚古城遗产价值的重要承载要素。良渚文化玉器以其数量之多,品类之丰,雕琢之精,达到了中国史前玉器文化的巅峰。良渚国王和权贵通过一整套标识身份的成组玉礼器及其背后的礼仪制度,达到对神权的控制,从而完成对王权、军权和财权的垄断,以大量玉礼器随葬的良渚文化大墓,集中体现了王者的高贵以及男女贵族的分工,良渚文化所创造的玉礼器系统以及君权神授的统治理念,也被后世的中华文明吸收与发展。

贵族、士大夫佩挂玉饰,以标榜自己是有“德”的仁人君子。“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君子必配玉,玉只可配君子。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玉,石之美兼五德者。所谓五德,首先指玉的5个特性,即坚韧的质地、晶润的光泽、绚丽的色彩、致密而透明的组织、舒扬致远的声音。然后是比附人的五个美德:仁、义、礼、智、信。

良渚文化时期 玉鸟

图片 14

良渚玉器,至今仍有未解之谜

装饰生活、美化自己是人的天性,远在9000多年前,生产水平极端低下的山顶洞人,在闲时也不忘磨制骨器、石头制作项链等装饰品。7000年前鱼米之乡河姆渡的先民也是如此,在选石制器过程中,有意识地把拣到的美石制成装饰品,打扮自己,这就揭开了中国玉文化的序幕。在距今四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中晚期,辽河流域,黄河上下,长江南北,中国玉文化的曙光到处闪耀。而最为著名的便是良渚文化出土的玉器。良渚文化玉器种类较多,典型的有玉琮、玉璧、玉钺、三叉形玉器及成串玉项饰等。这些玉器都造型精致,刻有各式图案,有很强的装饰作用,特别是成串的玉项饰。所以说良渚文化出现如此多优美的玉器,是出于装饰生活的原因不无道理。

良渚文化是中国史前时期最为灿烂的文化瑰宝之一,以玉器为代表的出土物是良渚古城遗产价值的重要承载要素。良渚文化玉器以其数量之多,品类之丰,雕琢之精,达到了中国史前玉器文化的巅峰。

图片 15

良渚国王和权贵通过一整套标识身份的成组玉礼器及其背后的礼仪制度,达到对神权的控制,从而完成对王权、军权和财权的垄断。以大量玉礼器随葬的良渚文化大墓,集中体现了王者的高贵以及男女贵族的分工。良渚文化所创造的玉礼器系统以及治国理念,也被后世的中华文明吸收与发展。

另一种说法是,良渚玉器大量产生,不仅仅是装饰,而是有更深的文化内涵。把玉作为装饰品反而是更后的事情了。此说的证据是从良渚玉器本身情况来说的。

良渚文化时期 龙首纹玉镯

良渚玉器以体大著称,显得深沉严谨,不是很适合随身佩戴的装饰,是否用于装饰住所还没能考证,但在当时生产力并不发达的情况下,是否会产生这样的需求还是值得商榷。

1986 年6月的一天,浙江省文物考古工作人员在杭州良渚地区进行考古发掘。就在紧邻良渚遗址中心区莫角山西北的反山,考古工作者有了重大发现多座距今4000 多年的良渚文化晚期的贵族墓葬被发掘。在编号M12 墓葬的棺床周围,出土了包括象牙器、玉器、石器、漆器和陶器等在内的大量随葬品。其中玉器就多达158 件。这些玉器中有6 件玉琮,其中5件位于墓主人上肢两侧。还有一件出土时位于墓主人头骨一侧,正面朝上、没有任何破损的玉琮引起了考古人员的注意。

图片 16

其中一件属于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文物的玉琮,由于其形体宽阔硕大,纹饰独特繁缛,又是目前发现的良渚玉琮中最大、最重、做工最精美的一件,所以被称为琮王。

最能反映良渚琢玉特色的是形式多样,数量众多,如使人高深莫测的玉琮和兽面羽人纹的刻画。良渚玉琮系软玉雕琢而成,从外观看呈外方内圆、上大下小形,每个面的转角上有半个兽面,与其相邻侧面转角上的半个兽面组成一个完整的兽面。这些物品充满神秘气息,现在看来其形状和图案也是令人惊异,隐隐透出一股凉气。这些玉琮的用途应该是与宗教祭祀、财富权力有关。战国《周礼》书中曾有“苍璧礼天”、“黄琮礼地”之说法。东汉郑玄注“璧圆像天,琮八方像地”,都说明玉琮与对鬼神的崇拜相关。

良渚文化时期 琮王

图片 17

这件玉琮在地下埋藏了数千年之久,受土壤酸碱度、矿物质和地下水等影响,形成了鸡骨白一样的玉质沁色,白色之下受铁元素影响又呈现出紫红色暇斑,没有受沁的地方才露出玉质本来的绿色。玉琮整体器型略呈矮方柱体,外方内圆,上大下小,中间对钻圆孔,中孔较细,射部如璧形。玉琮王因孔径很小,俯视像玉璧,可能是先人有意设计成琮璧合一的样式,这在良渚玉琮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因此他们认为良渚玉器更深的文化内涵是对鬼神的敬畏,是用于祭祀的神器,由此衍生出“玉”被作为权力的象征。这一点从后来的“玉”的地位可以反证,“玉”不仅仅作为装饰,作为美好品质的象征,在中国文化上,从一开始就更多的是作为具有神圣地位的、能显示权力的神器。

这同时也引发了琢玉之谜的猜测:

图片 18

新石器时代晚期,精致打磨的石器取代了由大块鹅卵石打片制成的粗糙石器,其中最为珍贵的就是玉器。良渚玉琮王的出土,意味着早在4000 多年前,良渚人在玉器加工制作方面就具有高超的技艺。良渚人就地取材,使用产于天目山、茅山等山脉的颜色以青绿色为主的透闪石质玉石。这种玉石虽然属于软玉,但其莫氏硬度也在5~6 之间,相当于现代不锈钢的硬度。

长江中下游一直就有神秘的巫术文化传统,楚国文化强烈的巫术气息,可能就是从此地久远的文明——良渚文化继承的。有人认为,良渚文化就是以“蚩尤”为首领的部落的文化,据考证良渚文化时期已经有初步的政权,可以称为良渚古国。后被中原炎黄部落为首的青铜文化所打败,共同汇入中华文明之中。从历史上看,良渚文化时代的玉文化不仅没有随良渚文化的衰亡而消失,反而被后来的夏、商、周三代王朝全面继承下来,成为古代中华文明最具特色的内容。夏、商、周三代从良渚文化继承的玉文化,包括一些具体的礼器,如象征王权的军事统帅权的玉钺,祭祀天地的玉琮、玉璧、玉圭、玉璜等;甚至连玉琮上那个表征良渚文化宗教信仰系统的神人兽面纹,都被夏、商、周王朝全面继承下来,成为三代礼乐文明的重要内涵。

良渚文化时期 玉璜串

图片 19

反观良渚玉琮王,器形圆度极为规整,器表光洁如镜。外壁微雕的8 个复杂图案,个个生动有神。令人惊叹的是,完成整幅图案至少需要上百条阴刻线条,甚至在1毫米宽度内精刻出4~5 条笔直平行的细线,每条仅为0.1 至0.2 毫米。尤其是神人颈部纤细的直线,排列极为精密,竖线互不交叉重合,用放大镜仔细审视连间距都大体相同。这种卓绝的微雕技艺,在尚未使用金属器的良渚时代,堪称鬼斧神工,不可思议。

良渚文化是神秘而又辉煌的,其为何有如此多的玉器,主要是因为装饰,还是因为祭祀尚不能明确,不过良渚玉器形制奇特,肯定包含着先民神秘的思维。

良渚考古遗址发掘领队刘斌介绍,关于良渚现在还有很多未解之谜,比如用来制作玉琮等器物的玉的来源,还有良渚的影响,良渚在世界各个地方是怎样传播的等都不是很了解。

良渚权杖

良渚古城体现中国都市文化发展形制

展览现场以沙盘形式复原了良渚古城。良渚古城的内城面积大约3平方公里,外城约6.3平方公里,外围水利系统受益面积近100平方公里。古城总人口约28000人,古城及外围水利系统土石方总量1000余万方。

良渚王城由宫殿区、内城、外城呈向心式三重布局组成,内城由墙体围合,设8座水城门、1座陆城门,内城和外城的布局跟中国中原地区城市建造一脉相承,由此推测良渚文明跟中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

良渚古城复原沙盘

据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高蒙河介绍,良渚古城最核心的是宫殿区,其次是内城,然后是外城,这个三重城墙体现了中国最早的建构古城的方式,这种方式一直传承,比如唐代的长安城,明清的北京城,都是这种构置:有居中的内城,有对称的中轴线,这形成了中国都市文化发展的一个最基本的形制。

良渚文化时期 玉冠状器

其中最能体现良渚智慧的则是良渚的水利系统,良渚人通过修建水坝打造了一个非常复杂的水利系统,由谷口高坝、平原低坝和山前长堤的11条人工坝体和天然山体、溢洪道构成。初步估算,整个水利系统形成面积约13平方公里的水库,库容量超过6000万立方米,是中国迄今发现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遗址,也是目前已发现的世界上最早的堤坝系统之一。

良渚文化时期 玉琮 内壁有珐琅胆,刻乾隆御题诗

据悉,为了让观众更好地了解良渚文化,增强观展感受,良渚博物院同步出版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展图录,让更多的人看到此次展览涉及的珍贵文物,也让更多的人了解良渚遗址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此外,展览期间,武英门随展文创店将推出与良渚文化相关的文创产品。

此次展览的参展单位包括良渚博物院、故宫博物院、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浙江省博物馆、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常州博物馆、杭州市余杭博物馆、桐乡市博物馆、广东省博物馆、海丰县博物馆、封开县博物馆、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延安市文物研究所、甘肃省博物馆、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共17家文博单位。

展览将持续至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