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电竞比分网有限公司欢迎您!

江门墟老矣,曾经的繁华之地

时间:2019-12-17 02:53

曾经是商贾如织的繁华之地,如今却随处可见断垣残壁。代表一个特定时期的文化遗产到底是保或是拆———

温州历史文化悠久众人皆知,浙江省1991年公布的第一批省级历史文化名城,2016年4月列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根据新版规划,温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范围为温州市域,总面积22784平方公里。那这些历史文化悠久的名城建筑有何特色呢?今天一起来看下这些建筑的装修风格又是怎样的呢?

  作者:章映 来源:温州日报

羊城晚报2月6日ZXA17版讯 京果街、打铁街、卖鸡地……一个个名字有趣,又能顾名思义。江门特色老街勾勒着江门的历史轮廓。有人说,这些日渐没落和残陋的老街窄巷只剩名字还依稀透露着昔日的繁华;也有人说,江门老街片区如同天然活化石见证江门历史沧桑,是侨乡的一块文化瑰宝。为了更好地保护和规划老街建筑区,上月江门规划局邀请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及华南理工大学30多名研究生,为江门长堤历史街区的整体保护规划出谋。

专家建议,吸引民间资金将街区改建成为休闲娱乐一条街,既增加商业氛围又可保护老街风韵

浙江省政府批复指出,温州要按照保护历史真实性、风貌完整性和维持生活延续性的原则,保持温州历史城区和历史文化街区内传统的街巷和水系格局、空间尺度、整体色彩。同时落实好具体的保护与整治措施,进一步完善道路交通、给排水、电力、通信、环卫、消防等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改善人居环境。

  有200多年历史的“二月初一会市”,让不少人记住以至爱上了瓯海的瞿溪老街。记者昨从温州市规划局获悉,由上海同济规划设计研究院操刀的《瞿溪老街街区保护整治规划设计》已经完成,重在保护瞿溪老街街区,维护并展现老街历史风貌。

四条重要老街 承载历史文化

图片 1老街风韵

“这次名城保护规划修编,重新构建了从市域到单点的完整保护框架,并扩大了保护对象的范围,且增加名城保护的弹性,以城养城、以建设促保护,尽量让历史街区、历史建筑活起来。”市规划局名城处表示。

  本次规划的范围北至崇文路,东至河头街,南至八仙岩山脚,西至大宁路,总面积为18.16公顷。整个规划分为街区整体层面保护规划、历史地段保护详细规划、市政基础 设施规划、重点路段详细规划设计、文物古迹保护规划、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规划、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利用规划、近期建设规划等。

广东侨乡文化研究中心、五邑大学副教授梅伟强对江门的老街区了如指掌。他认为,无论如何规划整治,有4条老街对江门意义深远,应尽量完整地保留下来。这四条老街是圩顶街、石湾直街、北街、长堤风貌街。圩顶街位于江门发源地“江门墟”,是江门最早的购物街之一;石湾直街被称为江门最弯直街,是江门最早的市府所在地,雪峰寺、石湾庙等历史建筑均在这条街上;北街矗立着天主教北街堂、旧江门海关、“北街医院”、启智、启明小学旧址,是一条西洋文化街区;长堤风貌街保留着最具岭南特色的骑楼群,集商业和旅游文化为一体。梅副教授说,这四条街分别传承着江门的历史根源、政治宗教、中西文化交融和现代商业文化,是江门的“根”和“脉”,文化价值极高。

瓯海区瞿溪镇的瞿溪老街,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温州四连碓造纸作坊的外延部分,街衢两旁至今仍保存着清代商住结合的老建筑,被列为瓯海区历史文化保护街区之一。因两旁建筑年久失修,全长150余米的老街是留或是拆,已成为当地政府、文物保护部门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图片 2

  设计人员表示,此次他们对瞿溪老街街区进行了全面的实地踏勘。在他们看来,瞿溪老街历史悠久,自宋代以来瞿溪古镇即为温州地区泽雅屏纸商贸中心,历经数百年后遗存多、故事多,比如建于清朝后期纸行商宅的毛氏林宅、林南宅、胡昌记等,清末民初时期的富商住宅如潘宅庄园、杨家祖屋、黄正昌老屋等,更有老街两侧大量的民国时期的纸行、油行、中药铺、烟草铺、南货铺等各种各样的商铺,整个街区的格局延续明清至近现代的旧貌,街(坊)、巷、弄、院的体系保留完整。

学者吁请保护 业主要求拆迁

一次民意调查

1、重构保护框架,从市域到单点延续历史文脉。

  建筑高度不得超过三层

据了解,江门老街的规划颇让专家们挠头,主要纠结于三点———

街坊居民主张“拆多保少”

围绕温州三大历史文化价值和七大特色,新版规划跳出中心城市的局限,从市域的高度审视和总结历史文化价值,重新构建市域→中心城市→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文化街区→单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历史建筑)完整的保护框架,从而突出历史文化内涵,延续历史文脉。

  超高度新建筑将分期降层处理

老街建筑历史再悠久如果未被列入文物保护单位,随时可能沦为商业用地。去年11月以1.53亿元高价拍卖成交的新会旧市府用地,就因没有被列为文物保护名单而在“三旧改造”中面临被拆的命运。梅副教授说,目前只有钓台故址、江门关旧址、新宁铁路北街火车站旧址、宝和按当铺旧址等几个点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受到法律保护,但这条红线并未把整条街囊括其中。如果整条街都拆了,或被改建得面目全非,仅剩几个点,其文物价值就打了折扣,难以完整地讲述当年的民俗生活和历史文化。学者们希望老街的改造能开发与保护并存,能保护则保护,能整片保护就整片保护,不能整片留下的,至少有重点保护。 这边厢是专家学者大声呼吁对老街文物的保护;那边厢是业主高涨的拆建呼声。2007年江门曾有规划,要在5年内分步拆迁石湾直街。梅副教授和张国雄教授上书政府,要求重新正视石湾直街的历史文物价值,暂时阻止了拆迁,但却遭到业主的反对,相当一部分业主支持拆迁,希望借此搬进新居并得到补偿。  如何养护日渐空置和老旧的街区更是一个难题。梅副教授说,虽然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但可以预计老街、老建筑的修葺维护费是相当昂贵的。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讨小组指出,江门的老城区集中了一群长期生活于此,收入和生活水平较低的市民,他们不容易被现代化商业吸引,也不会轻易被说服搬离自己的家。以长堤历史街区为例,河岸就是他们生活的中心。从规划的角度,应使用“增进式更新”的方法,在延续老街历史文脉的同时,考虑如何逐步给予老街现代生活的功能,激发老街的活力。

寂静清幽的老街两旁,一溜儿古老的店铺、古旧的木质老房,其中飞檐、廊柱不乏精雕细琢,给人一种悠久的历史感。街旁的人们或忙着做生意,或扎堆聊天,洋溢着一派宁静祥和的气氛……昨天上午,记者缓步走进瞿溪老街,体味着这里的悠远和宁静。

市域总面积22784平方公里,重点保护体现古代堪舆学运用的城乡聚落传统格局及其历史风貌和环境;体现永嘉学派思想的相关历史遗存和非遗;“温州模式”众多创举;体现城市发展的塘河系统及相关历史遗存;保留与沿海抗倭卫所体系相关的历史遗存和非遗。

  本次规划时间期限为2016年至2029年,共分三期。

保护老街原韵 激发老街活力

图片 3

中心城市包括鹿城区、龙湾区、瓯海区、洞头区行政辖区和瓯北片(即永嘉县东瓯街道、江北街道、黄田街道、三江街道行政辖区),总面积2670平方公里,其中陆域面积为1414平方公里。保护重点为历史城区及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相关的重要区域,包括斗城等历史风貌带、水碓坑等历史文化名村、历史城区外瞿溪老街等历史文化街区。

  “为保护并协调瞿溪老街街区空间景观风貌,保持瞿溪老街‘山、溪、街’的整体空间格局层次,必须对瞿溪老街街区范围内的建筑进行控制。”设计人员介绍,沿瞿溪两岸和瞿溪街、溪头街和河头街等特色街巷两侧整治改造建筑,严格控制为不得超过三层,建筑总高度不得超过10米。

江门规划局总工室主任曾宪谋赞同梅教授提议的老街规划必先经过充分调研的意见,具体应分三步走。首先规划局会通过目测、走访、文字记载等途径充分调研老街区的城市空间形态、建筑历史、环境要素价值等元素,对老城区进行价值认定和保护级别的划分;进而对老街的功能作出规划设想,如同长堤风貌街或广州的北京路步行街一样打商业牌、旅游牌致力于该街区的振兴;最后通过反复研究进入行动阶段。目前,规划局已委托华南理工大学开展历史街区整体保护规划,已完成初步方案。  尽管针对老街文物保护单位分散和如何保留老街整体性等问题没有作出正面的回应,但曾主任表示,目前规划局会针对建筑的性质不同进行区分保护。公产房将有计划地修葺和维护;私产房中的危房则在原地以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修建。

记者询问几位上年纪的人,老街始建于何时?大家都说,由于年代长久,一时难以考证,只知道这里五六十年前一直是官办的纸局,曾经商人往来频繁,繁华一时,是当时温州三大集散地之一,著名的民俗活动——瞿溪古历二月初一会市最早就在这条街上举行。

历史城区范围为北至瓯江,东至环城东路,南至小南门河、花柳塘河,西至九山外河,包括江心屿地段,面积430.7公顷。其内划定朔门街、庆年坊、城西街、五马-墨池4处历史文化街区。

  规划设计建议,对老街街区范围内现存超过上述高度的新建筑,应分期实行降层处理,屋顶形式必须为传统坡屋顶式样。建筑应保持外观白墙黑瓦,木板门窗。体量宜小不宜大,门、窗、墙体、屋顶等形式应与传统民居保持一致。严格控制新的建设工程,且其形式必须为传统坡屋顶式样,外观白墙黑瓦,木板门窗,色彩控制为黑、白、灰及红褐色、原木色等。

瞿溪老街被列为历史保护街区后,在保或拆的问题上一直有所争议,一些人认为老街早已失去保护的意义,应予以拆建;另一些人却认为老街是古镇的标志,具有历史和文化等方面的价值,老街的存在有利于提升瞿溪的文化品位,应当予以全力保护。特别是去年下半年以来,这样的争议越来越多。

根据规划,历史城区将定位为彰显城市特色、突出城市品味的市级商业商务、旅游休闲中心,辅以部分居住及其它文化配套设施,通过疏散历史城区人口,外迁非古城功能,同时大力发展城市旅游休闲业、文化创意产业,逐步调整功能。

  每年的会市,瞿溪总是人满为患。为此,规划对街区的游客接待合理容量进行控制,即瞿溪老街街区游客接待合理容量为2510人次/日,最高峰期游客量控制为3250人次/日,最大年游客接待合理容量为41.6万人次/年。

老街是否要保护,镇政府持十分审慎的态度,在编制老街保护规划之前,充分听取沿街住户们的意见。去年7月下旬,镇里还对老街居住户及周边住户共307人进行一次入户调查。让人意外的是,83.4%住户认为老街不需要保护,仅有16.6%的住户认为应该加以保护。去年11月,镇政府召集镇人大代表、村民代表、住户代表等举行一次老街保护听证会,与会人员中认为需要保护的仅占少部分。

图片 4

  针对街区交通,规划提出,城市交通性、生活性干道不得穿经瞿溪老街街区,如因地形限制需要穿经瞿溪老街街区的城市主要干道,如在老街街区北侧的城市道路——宁屿路,必须从瞿溪老街街区地下开挖隧道穿越,以保护老街历史空间的连续性与完整性。

图片 5

2、增加保护对象,宁村所等推荐成为历史文化街区。

  重点路段布局重要节点

一个棘手问题

此次规划的另一个亮点,是扩大了保护对象的范围,尤其是加大了对历史遗存的整理和挖掘,将推荐历史文化街区、历史风貌带、优秀工业遗产等纳入保护,重点突出保护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优秀传统文化。

  近期抢救河头街三大院传统民居

保护与维修资金无处落实

推荐历史文化街区,是在朔门街等四大历史街区外,推荐瞿溪老街、梧田老街、寺前街、宁村所成为历史文化街区。

  在街区内部,规划将占地约5.74公顷的范围划为核心保护区,即东界河头街三大院东边缘,南至瞿溪北岸、溪头街南建筑后侧,西至路源小街西沿街建筑后侧,北界分别至溪头街北建筑后侧、崇文路南侧、瞿溪街北建筑后侧、潘氏庄园(琦君故居)北侧以及胡昌记院落北边缘。

持不应保护的人认为,首先是老街建筑年代久远,且历史上多次经受火灾和洪灾的洗劫,具有历史价值的晚清建筑、古宅、石板路等遗迹遭受严重破坏,众多晚清建筑早已不复存在,现存的大部分仅为四五十年历史的新建筑;其次是老街可以留存的名人古迹轶事太少,仅民国时期的潘鉴宗旧居有一定的保护价值,将整条街保护下来已没有必要。

如宁村所位于瓯江的入海口,在明代抗倭战争中长期发挥着作用,至今在宁村所内还保留着抗倭英烈墓园、汤和庙、明代“寓兵于民”政策带来的百家姓等海防抗倭遗存。为此,规划推荐宁村所成为以海防抗倭历史文化遗存保护为重点,汤和信俗、百家姓文化为补充的历史文化街区。

  在该范围内,禁止新建建筑,并且建筑的高度限制都有严格要求。另外,此范围内的道路、铺地、排水明沟、溪岸等已经使用现代材料和手段改动的部分,均必须修缮恢复历史传统原状;不得设置现代内容、形式或风格的户外广告、灯箱等,不得设置屋顶太阳能、水箱等突出物,不得安装现代形式的雨篷、阳台,空调外机必须采取适当的、与历史风貌协调的措施进行遮挡隐蔽。

老街两旁不少建筑物确实破旧不堪,其中一部分已被鉴定为危房,安全隐患较大。老街房屋均为木质结构,极易引起连片火灾,且房屋之间隔距不大,消防车难以进入。更为苦恼的是,老街地势低洼,每遇汛期和台风季节成为重灾区,住户都要转移至安全地带。住户要求改善居住环境的呼声日渐强烈。

历史风貌带在此次规划中提出了三条,包括斗城历史风貌带,展示“倚江、负山、通水”山水斗城城址环境的特色;温瑞主塘河历史风貌带,规划成为展示以温州水乡聚落、塘河文化保护为重点、榕亭景观为风貌特色的温州乡土文化长廊;永强主塘河历史风貌带,展示海防文化和永嘉盐场文化等。

  针对老街内的重点路段,即“瞿溪街至溪头街”沿街路段,规划提出,可布局瞿溪街塘坎桥空间节点、瞿溪博物馆、瞿溪民俗博物馆、纸商文化博物馆、潘氏庄园(琦君故居)、典型传统商铺与民居老宅等,以增加公共空间和基础设施,提高老街建筑空间品位,吸引旅游观光。

图片 6

工业遗存方面,规划推荐温州面粉厂、温州化工总厂旧址、富华染织厂、画簾厂旧址、温州铝制品厂、温州冶金厂、东屿电厂、西山陶瓷厂、温州打字蜡厂、渔业机械厂等10处作为首批优秀工业遗产进行保护。

  按照规划,近期拟完成瞿溪街53-59号(单号)、洞门头11-15号(单号)、瞿溪街136弄1-3号等10处文保点(拟保)的建筑保护性修缮,抢救性修缮残损严重的河头街三大院传统民居;同时完成瞿溪街与溪头街沿街建筑外立面的整治改造利用,整饬沿街两侧和临瞿溪一侧的建筑立面,将瞿溪街现有水泥路面去除,恢复其原有的条石板街道地面铺设等。

瞿溪镇政府一负责人告诉记者,老街获得区“历史文化保护街区”的称号后,不但没有带来好处,反而成为部分特困残疾户申请住房补助金的绊脚石。按规定,成为保护街区后,住户就无权翻修住房,也就不能享受用于住户补修的住房补助金。更为忧心的是,由于年代久远,部分电线老化,私拉电线十分普遍,潜伏着较多的消防隐患。

图片 7

镇政府还透露,成为“历史文化保护街区”本身是一件好事,然而虽说是保护,但在维修资金方面难以得到落实,所以才落到现在这一境况。由此,老街两旁居民主张拆除是可以理解的。

3、改变保护理念,强化刚性也增加弹性操作。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12

针对温州实施名城保护工作的特色,此次规划从根本上改变保护理念,既强化政策刚性,也增加弹性,重新提出了一系列符合实际需求的保护措施。

“刚性,就是不可动。比如核心区内的文保单位、历史街巷格局等,包括解放街、五马街、鼓楼街、公安路、城西街、沧河巷、白塔巷等重要街巷的尺寸、格局、风貌等,不能随意改变。”市规划局工作人员介绍。

而弹性,意味着在满足刚性要求的前提下,只要保持历史风貌,可以根据规划要求进行改建以改善生活条件,同时可引入旅游、AR等方式,让街区、建筑“活”起来。

图片 8

“保护不等于完全不动,如何在保护过程中更新业态、修缮建筑,是让历史街区和历史建筑‘活’起来的关键。”市规划局工作人员介绍,目前他们正在开展古城业态及旅游发展研究的基础调查,计划通过组织若干古城旅游线路,合理展示和利用温州各级历史文化遗产,在城市建设中延续历史风貌,提升城市品味,改善人居环境水平。相关古城旅游规划研究也在编制中。

另外,全面展示温州古城风貌的“名城温州”官方微信平台,新近已经上线720°VR全景漫游模式。市民只要带上VR眼镜,就能身临其境饱览温州古城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