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电竞比分网有限公司欢迎您!

木偶皮影也需要,春风喜雨润古艺

时间:2019-12-18 22:17

“木偶和皮影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从中能够学到很多东西,可是现在这方面的演出信息太少了。”在日前举行的“东西方偶戏精粹对话北大”系列活动的研讨会上,国内专家、学者就“中国木偶皮影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以及“中外木偶皮影艺术创新与演出状况的比较”等相关问题进行了讨论。专家指出,推动中国木偶皮影艺术的发展,需要直面传承、市场以及人才这三大问题。

图片 1

为弘扬技艺精湛的木偶皮影艺术,进一步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及其在高校学子间的普及与传播,促进偶戏理论研究与国际文化交流发展,12月10日至13日,“东西方偶戏精粹对话北大”系列活动将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举行。

摘要:木偶皮影戏,也就是傀儡戏,在中国有着上千年的历史。木偶皮影戏参加各种惠民展演,在工作坊、校园、课堂影偶知识讲座,学、演、做体验活动中频频亮相。

原生态还是市场化

配图

本次活动由福建省文化厅、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中国木偶皮影艺术学会共同主办,泉州市文化局、世界木偶联会中国中心承办。活动期间,泉州市木偶剧团演出经典剧目专场,上海市木偶剧团演出新概念杖头木偶剧《春的畅想》,唐山市皮影剧团演出新编大型神话皮影戏《观世音传奇》。此外还有漳州市木偶剧团、晋江市掌中木偶剧团演出的北派、南派布袋戏经典剧目,以及德国Roser 木偶工作室演出的《大师班会》,匈牙利Palyi Janos艺术工作室演出的《魔鬼穷光蛋》等。主办方希望东西方古老的木偶皮影戏能够在大学校园找到知音,青年学子能够对祖先的创造有新的发现与认识。

原标题:中国影偶戏发展,路在何方?

目前,我国木偶皮影艺术既面临着传承的紧迫感又面临着发展的紧迫感。在传承与发展的关系问题上,目前学术界存在着主张保持原生态与主张实行市场运作的争论。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十分重视。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的指示,犹如一股强劲的春风吹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苑地,广大木偶皮影艺术工作者备受鼓舞,备感温暖。

演出期间,还将举办两场学术研讨会,深入探讨中国木偶皮影艺术的传承与发展,并将对中外皮影艺术创新与演出状况进行比较与经验交流。

现在能常演的木偶皮影传统剧目,不足300出了;行当齐全且有传承演出能力的木偶皮影团体在全国范围内也只有30多个。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木偶联合会中国中心主席、中国木偶皮影协会会长李延年表示担忧。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魏力群认为,如果过分强调原汁原味原生态,其重点只在于保存,会限制偶戏的与时俱进;如果过分强调创新而离开传统太远,便会失去根基。传承要在保护偶戏的整体生态环境、统筹区域文化上下功夫;发展则要与社会实际情况结合起来,创作新剧目、培养新演员、寻找新观众。“立足于传统,在传统上创新”的活态保护理念,受到与会者的普遍肯定。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所长刘文峰表示,木偶皮影艺术产生于农耕时代,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应当将传统艺术与现代声光电等科技有效地结合起来,这样才能更好地赋予传统文化以活力。

有百戏之祖之称的中国木偶皮影艺术,是由古老的殉葬俑、祭祀俑、佛道讲经传道俑、民间艺人说唱道具俑逐渐发展演变而来,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到了唐宋时期已形成较为成熟的戏剧样式。千百年来曾是上至皇家贵族、达官富豪下到平民百姓最喜爱的娱乐对象之一。解放初期统计我国历代艺人创作演出所积累的木偶皮影戏各有上万出。所表现的题材多以宫廷秘事、民间传说、神怪传奇、文学历史、寓言故事等为主,其内容也多为精忠报国、崇德向善、除恶安良、孝悌廉洁、扶危守信、勤俭奉公等,反映了历代百姓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积淀着中华民族深沉的精神追求。表现出最基层民众们的是非观、道德观、价值观。木偶皮影戏是综合艺术,它集文学故事、民间美术、雕塑镂刻、化装造型、特技功能、音乐戏剧于一身。特有的厚重文脉、纯正的中华民族文化血统和广泛的民众基础,使木偶皮影戏在中华大地之上、在百姓之中受到广泛的喜爱,得到活态传承千年不衰。

木偶皮影戏,也就是傀儡戏,在中国有着上千年的历史。据李延年介绍,木偶皮影戏到老区、下社区、进学校、赴山乡扶贫,参加各种惠民展演,在工作坊、校园、课堂影偶知识讲座,学、演、做体验活动中频频亮相。然而,这个古老的戏剧品种所携带的独特的文化基因,正伴随着老艺人的去世而快速流失。在世者也已风烛残年,如浙江海宁盐官镇的徐二男、甘肃环县的史呈林、鄂西一绝的张兆彬、黑龙江的张淑芳等,这些来自民间的木偶皮影界大师级人物身怀绝技,等待我们去实施抢救性记录。保存濒危失传的技艺和剧目成为木偶皮影界当务之急。 李延年表示。

开拓国内演出市场

在长久的艺术实践中,历代艺人凭着聪明才智创造出高超的表演技艺,独特的声腔艺术,丰富多变的人物造型,形成了完整的表演程式和艺术特征,产生了独有的能人之所能、能人之所不能的非凡艺术魅力,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精神家园的活态记忆。

一方面要抢救,另外一方面要传承。抢救依然是迫在眉睫,传承更是让人焦虑。手把手地培养,需要的是木偶皮影团体对于培训人才倾注力量,然而自身都处于窘境,如何能用三四年的时间带出好的学生?院校的课程培养,可以让学生有文凭,然而学了几年专业的学生可能不能参加正式表演,如何能够延续办学?而且如何能在院校的教学体系中让木偶皮影戏的地域艺术风格得到很好的传承?面对木偶皮影界人才青黄不接这一困难,李延年表示,木偶皮影工作者要始终将这一民族艺术视如珍宝,不离不弃,要以文化自信为精神支柱,将艺术创作、人才培养、服务社会作为文化自信的具体体现。

木偶、皮影具有启发儿童智力和想象力的功能,其幽默生动的特点尤其受到儿童观众欢迎,然而,在中国能够看到偶戏表演的青少年并不是很多。课业压力大、课余时间少是其中的主要原因。对此,政府部门和演出团体的相关负责人纷纷表示,真正落实素质教育,让孩子有更多的机会亲身感受古老文明、观看精彩的文艺演出,还需要加强各部门之间的协调工作。一方面,政府需要从宏观指导思想上给予重视,对于专门为学生服务的演出团体应制定优惠政策并加大扶持力度;另一方面,则需要演出团体加大对于自身的宣传力度,主动争取并积极创造条件进入国内演出市场。

中国的皮影戏、木偶戏,流派纷呈,流传地域广阔,盛行于全国26个省、区、市。它们的造型风格、操纵技艺、音乐声腔与民俗功能等有着鲜明的中国特色与地方风韵,凝聚着中华民族的理想信念与审美追求,成为人类想象力、创造力和文化多样性的重要载体。

近年来,在中国木偶皮影界的共同努力下,木偶皮影戏佳作迭出,题材丰富,形式多样。关注留守儿童生活、人类生存环境、倡导文明新风、歌颂革命英雄、崇尚孝道文化等等,木偶皮影戏在题材表现上显示出极大的优势。 我们的木偶皮影戏故事性强,剧情完整,木偶制作精良,造型讲究,偶形表演模仿生活真实到位,但也有诸多不足。 李延年指出,中国的木偶皮影戏有的过分强调剧作的教育功能,艺术个性张扬不够,这和西方木偶皮影界秉承一切皆偶 ,追求愉悦性、趣味性,靠高超的表演技巧吸引观众有明显差异。

人才培养与学术建设

近些年来,中国木偶、皮影戏艺术受到了政府文化主管部门的重视和支持,它的文化价值和戏剧特性被逐渐认识到。在从艺人员的坚守努力下,开始逐步摆脱人员老化、后继乏人、资金短缺、老人演老戏濒临灭亡的窘况。一些实力较强的木偶皮影团体,创作演出了一批受到观众欢迎、贴近时代审美的优秀作品,在传承和发展方面成绩斐然。但作为木偶、皮影艺术大国,面对丰厚的历史资源与中外广大观众的艺术需求,其传承、创新发展还有很大空间。

法国专家迪迪埃普拉萨赫为我们打开了西方木偶皮影的世界,他用丰富的例证说明了西方木偶皮影戏的实验性和探索性。在《小红帽》作品里,木偶操纵者会将摄像机塞到玩具狼的嘴里,检查狼的肚子里有什么东西,而狼肚子里的画面会显示在电视屏幕上;在微剧院 《气垫床》作品里,十几厘米高的小雕像会演绎一对夫妇在客厅里看电视发生的故事,这一切会被展示在一个巨大的屏幕上;《望远镜》作品里,显微镜会展示一些不可能存在的生命,如塑料碎片、绒毛球、指甲、液体等。木偶操纵者就好像重新回到了童年,寻找着成人世界玩具所需要的身体语言。他们徘徊在生命体和非生命体之间,而中间的界限就是剧院的舞台。 迪迪埃普拉萨赫说。

中国木偶皮影艺术学会副会长唐大玉表示,偶戏是人类智慧、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结晶,也是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内涵。为了保护与传承木偶皮影艺术,必须重视对后续人才的培养。“目前,中国木偶皮影艺术学会与上海戏剧学院已联手建立了人才基地,设立了木偶表演的专科、本科班,并打算继续开设硕士点,我们的目标是力求提升偶戏表演者的文化素养,在继承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做到与现代审美观同步发展。”唐大玉说。

如今全国行当齐全有传承能力的木偶、皮影团体不足20个。很多特色浓郁的民间班社也已多年没有艺术活动,不少独具地域艺术特色的民间班社已经和正在消亡。随着许多身怀绝技、满腹戏文的木偶皮影老艺人纷纷逝去,在世者也已风烛残年,造成很多传统剧目、表演技艺和声腔音乐的失传。仅存的一些民间班社团体都面临着演老戏没观众、排新戏缺人才的局面。也有的改制团体,因后续政策没有跟上,出现了长期发不出工资,造成人才流失、举步维艰的境地。

有了传承,有了创新之后,对于木偶皮影戏来说,更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有观众了。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教授胡万峰谈到木偶戏时表示,木偶界也需要有一个偶像的观念,即在木偶的形象里构造偶像 ,打造木偶明星。要让观众进剧场来看戏,而不是看5分钟转身就走,或者睡着了,那就需要这部戏能够打动观众,也就是让观众‘入戏’ 。 胡万峰说,一个由人操控的偶,如何能够打动观众呢?所以,偶的呈现方式、偶的造型、偶的导演手法以及与它相关的所有视觉传达,都需要能够打动观众。这是未来中国木偶戏要进一步探索的问题。戏剧评论家程辉对习以为常的操纵者提出反思:作为影偶人,究竟应该进入到一种表演状态还是一个操纵者的状态呢? 他认为,影偶人应该去追求偶中有人,人中有偶 ,甚至人就是偶,偶就是人 。操纵者的操纵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就在这里 ,进而人和偶形成一个完整的整体。

就人才培养的方式,来自德国Roser木偶工作室的表演者所介绍的经验,带给与会专家、学者以新的思考和启发。中国的传统教学模式是师傅带徒弟,学生在模仿的过程中学会的仅是技艺,而非表演理念。相比之下,国外更注重的是创作方法以及演剧方法的传授。学生在学习初期翻演老师的经典剧目是为了学习创作理念,并进而创作出能够彰显个性独立的作品。

随着国家有关政策的颁布,政府文化和外宣部门对偶戏文化价值的认知的提升和支持,木偶皮影参加各种文化活动和对外文化交流的机会逐渐多了起来,但就其节目选择而言,大都是以技巧为主的传统小节目。在国内经常演出的大部分剧目题材面窄,视角关注也不够现代,且叙事语言陈旧,基本上还停留在一般的讲述故事的层面,缺乏抒情性和趣味性,演出对象也仅停留在低龄层面,常常以说教性取代艺术性和趣味性。演出题材惯以神话、童话、外国名著改编,有些团体甚至以真人穿上兽皮伪装偶戏。

在一线从事皮影戏创作20年的韩非子剧社社长韩迟为自己的团队鼓劲,也为中国木偶皮影界的同行鼓劲:让我们干起来。 她说:中国影偶戏的路在何方?我觉得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答案、一个说法,只有在实践中不断创作、不断创新,才能找到可能的答案,找到更适合的发展路径。

目前我国偶戏理论研究尚有许多空白,理论专著稀缺,这成为制约中国偶戏发展的重要因素。专家建议,一方面,政府应设立专项资金,将偶戏的历史以文献、视听资料的方式保护下来;另一方面,应加强对于偶戏的学术研究与探索,将技艺表演提升到理论层次,以理论指导实践,掌握世界木偶皮影艺术发展中的中国话语权。

除了外在的不利因素,在大好形势面前,清醒地认识到发展中的自身不足与薄弱环节,前进的步伐才能更快。模仿真人行为、模仿戏曲表演,对偶戏表现能力与驾驭极为不够,舞台呈现流于一般,缺乏审美情趣,已成为业内通病。当今一些跨界参与木偶、皮影的编导,对偶戏本体特性和内在神韵缺乏全面的认知,仅仅把舞台上的偶形用做一般传情达意的符号,当作图解故事的道具。而对偶戏所特有的虚拟性、象征性、写意性和趣味性、技艺性不甚了解。走出单一写实、模仿的现状,加强偶性展示,使其焕发出偶性的光芒,这一点是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的。只有深入挖掘其文化价值和文化内涵,让舞台上的木偶个性化、灵动起来、鲜活起来、光彩起来,才是传承发展偶戏艺术的正确途径。

2017年新春伊始,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以中央文件形式专题阐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作,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高度重视与关怀。包括木偶皮影艺术在内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大发展并走向大繁荣的春天已经到来。全国木偶皮影艺术工作者,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决心撸起袖子大干一场,自觉肩负起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责任,做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继承者、弘扬者和建设者。更加珍视春风喜雨润古艺所带来的大好时机,创作出融本体艺术美学特征和时代审美趣味于一体、既把握传统文化精神内涵又契合当代中外广大观众所欢迎的偶戏精品。迎接木偶皮影艺术更加繁荣、更加生机勃勃大好春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