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电竞比分网有限公司欢迎您!

二毛皮制作技艺传承人,吴桥百年鞭子铺技艺恐失传

时间:2019-12-18 12:15

图片 1

人物介绍:丁和平,男,1958年9月出生,河南省新乡市孟县桑坡村人。高中文化,二毛皮项目自治区级非遗传承人。1973年开始跟随父亲学习二毛皮制作技艺,成为家族第四代传承人。

亚心网讯(通讯员 李明星 安晓龙)一把锋利的英吉沙小刀,一个打磨金属的铁器,若干支穿凿牛皮用的铁椎,这些物件已经陪伴了木拉提汗·巴扎尔巴依38年了。

创作的是剧,而不是晚会——杂技童话剧《憨憨猫皮皮鼠》的创作

时间:2012年09月12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陈传敏(中国儿童艺术剧院著名编剧)

 图片 2

杂技童话剧《憨憨猫皮皮鼠》剧照

  ◎你的某个杂技节目再好,再高难,我们都只截取符合剧情需要的那个段落,而不是脱离剧情来完整地展示杂技节目。

  ◎这段杂技的演绎就完全不再是杂技节目的展示,而是一种全新的推动戏剧情节向前发展的戏剧行动,杂技动作难度的发展、演绎,变成了推进戏剧走向高潮的助推器。

  今年八月,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与吴桥杂技学校联合创作出品了杂技童话剧《憨憨猫皮皮鼠》,我有幸与吴桥杂技学校校长李华阳、吴桥方面的编剧杨双印合作,共同创作了《憨憨猫皮皮鼠》剧本。在剧本创作过程中,首先遇到的而且是无法回避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杂技这一独特的艺术品种,如何与戏剧结合,有机而且巧妙地融为一体。

  杂技与戏剧,或者更具体点说,杂技与儿童剧,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舞台艺术品种。两个艺术品种都有各自不同的艺术特点、艺术规律。如何把两个特点、规律完全不同的艺术品种,“杂交”成一部新式的我们还没有见过的“杂技童话剧”,确实还没有过去已经被艺术实践证明的成功道路或成功经验作为借鉴,完全靠决策者和创作者在创作和合作过程中去摸索和探寻,就像邓小平所说的是“摸着石头过河”,过程肯定难于单搞一部杂技晚会或单搞一部儿童剧。创作思路的统一,戏剧情节的设置,每一个构想,每一次讨论,都处处充满争论、激辩甚至是争吵,实在是非常艰难。

  首先,杂技和戏剧两个行当的艺术家,在各自行当的长期艺术实践中,都已经形成了各自行当的一些固有的符合各自行当艺术特点、艺术规律的固有思路,两种思路一碰撞,立刻火花四溅。本剧的出品人、艺术总监、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周予援是个创新意识非常强的戏剧家,选择与杂技合作,做一部杂技童话剧,非常明确就是想为儿童剧创造一个新的艺术品种,而且对于如何创新,显然已经有了成熟的思考和抉择。当他把这部戏的剧本创作任务交给我时,第一次谈话,就明确提出:“既然是杂技剧,那么它就应该是部剧,而不是杂技节目的组合或者是台杂技晚会。”我觉得这应该是这部戏的创作原则。

  根据这一原则,我在第一次去吴桥杂技学校观摩他们排练已久、已经成型的一台杂技节目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现有的杂技节目要为我们即将创作的杂技童话剧的剧情、内容服务,而不是剧情为杂技节目服务。”这话大家并没有反对,但一到讨论到具体剧情等问题时,双方不同的思路立刻暴露无遗,而且碰撞得火花四溅。因为吴桥方面原先是想把他们已经排练成型的这台杂技节目,再编点情节进去,做成一部杂技剧。说白了,就是把戏剧作为包装,用一点戏剧情节把杂技节目串联起来,最终不管你叫它杂技剧也好叫杂技童话剧也好,它的实质还是一部带有点戏剧情节的杂技晚会。

  这是创作分歧的根本,也是几乎每次创作争论的根源。

  作为戏剧或者说是儿童剧的创作方,无论是作为出品人、艺术总监的周予援,还是作为编剧的我,还是作为导演的钟浩,我们思路是统一的。那就是既然我们是创作一部戏剧,那么杂技节目就要为剧情服务。也就是说,你的某个杂技节目再好,再高难,我们都只截取符合剧情需要的那个段落,而不是脱离剧情来完整地展示杂技节目。比如当皮皮鼠落难,沦落在高高的藤蔓上,孤立无援,而憨憨猫挺身而出,勇敢地攀爬上藤蔓,救援皮皮鼠这段戏,其杂技节目的基础是“绳技”。但如果我们按原有的杂技节目,把“绳技”的各种难度,各种单人的、双人的、多人的特技动作组合,都按杂技节目的规律,全都用上的话,那显然是脱离了剧情,变成了纯粹的杂技展示。你单看杂技节目觉得精彩刺激的难度动作,难度组合,在这儿都成了剧情发展上的一个多余的“肿瘤”。而我们经过激烈地争论,最终采用的方案,是只截取了原先“绳技”节目中符合剧情需要的“男女双人绳技”的那一部分,而且根据剧情需要,把“绳”改造成了“藤蔓”,浓墨重彩渲染突出的,是剧情中皮皮鼠落难的孤立无助和憨憨猫救援的勇敢无畏。这样,原先“绳技”节目中,只是表演难度和惊险的一个杂技片段,一段杂技界行话的“活儿”,因为有了前面剧情的铺陈烘托,两位演员的“活儿”也就是杂技的难度动作,突然有了“生命力”,观众的注意力不是像以往观看杂技节目时仅仅关心演员能不能完成难度动作,而是追随剧情改变成了关注憨憨猫能不能拯救落难的皮皮鼠的生命!这是一个根本性的改变,也是杂技节目与杂技剧的根本区别!

  这段杂技的演绎就完全不再是杂技节目的展示,而是一种全新的推动戏剧情节向前发展的戏剧行动,杂技动作难度的发展、演绎,变成了推进戏剧走向高潮的助推器。两个演员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甚至每一个眼神,都紧紧揪住了台下小观众的心,他们关注的不再是杂技难度能否安全完成,而是剧中人物的命运,并且最终伴随着戏剧动作的完成,全场台上台下达到了戏剧高潮。

  这方面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总的感受就是,创作一部杂技剧,如何让现有的杂技节目为戏剧情节和戏剧内容服务,这是关键,也是原则。因为你创作的是剧,而不是晚会!

李长河在编鞭子。

雪白的成品围巾。

今年53岁的木拉提汗,是精河县托托镇古尔图牧业村的哈萨克族牧民。38年来,他一直专注于制作马鞭,从选料、加工、烘干、编制、再到打钉,他都遵循着哈萨克族传统工艺的制作流程和制法,因制作技艺超群而远近闻名,很多人慕名而来。

昨日,53岁的李长河又接到一个“大活儿”,一家杂技团定做6条“神鞭”,据说是准备表演鞭技,参加国家级比赛。

丁和平正在制作二毛皮。

马鞭曾是哈萨克族放牧人必备的工具,而如今,随着放牧的交通工具从马匹变成摩托,马鞭也逐渐销声匿迹。木拉提汗更喜欢称自己是“守艺人”,守住这门工艺的技法,更希望守住这份少数民族传承千年的民族技艺。

为了做好这批鞭子,李长河订购了最好的牛皮和木柄,把割皮子的小刀磨得飞快。李长河的妻子告诉记者,每次一接到活儿,他就兴奋得不得了,总觉得自己的这份手艺还有用,老主顾们还信得过他。

每一道制作工艺都要精细。

“马鞭不仅仅是工具和装饰品,更是我们哈萨克族的文化象征。我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并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5月6日,木拉提汗向记者展示他制作的马鞭时,语重心长地说。

鞭技是传统的杂技节目,这种甩鞭击物的技巧如今已被演绎得出神入化。一条长4米的软鞭可以打得神出鬼没、虎虎生风,可以百步穿杨地开啤酒、扫塑料花、熄灭香烟,使观者惊叹不已。在吴桥,“鬼手”王宝和的儿子曾把鞭子甩上了春晚舞台。随着鞭技的传承与发展,鞭子也成为杂技道具中必不可少的一项。

五代传承手工制作技艺

从孩童时期,木拉提汗就跟随父辈们跨上马匹,挥舞着马鞭,驰骋在草原。空闲时父亲常常用牛皮做马鞭,而好奇的木拉提汗经常依偎在父亲身边,认真地看父亲制作马鞭,在父亲的感染下,木拉提汗就对制作马鞭产生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随着他一天天长大,对马鞭的热爱也愈发强烈。在木拉提汗15岁那年,他按照父亲传授的方法亲手做成了人生中第一根马鞭,这让他成就感十足。

神技有神器。李长河的鞭子纯手工制作,编结丝丝入扣,看不出一处接口,柔软结实。手柄处穿了一个铁环,皮绳自然垂落。用力一挥,“啪”的一声脆响。如今,李长河与很多家杂技团体和杂技道具商家保持着联系。通过他们,李家鞭子曾销往世界多个国家。

我是丁和平,今年57岁。从小在固原市泾源县东峡乡底沟村三队长大,11岁时开始跟随父亲丁林普学习二毛皮制作技艺,现在银川市西夏区兴泾镇开了一家皮毛厂。

从此,制作马鞭就成了木拉提汗生活的一部分,只要一有时间他都会拿出牛皮“把玩”。从割牛皮、打眼到穿线,制作马鞭的每个环节,木拉提汗都很认真,做好的马鞭材质有光泽、走线很工整,并且结实耐用,前来订货的牧民们对木拉提汗娴熟的技艺赞叹不已。

李长河家三代做鞭子,在吴桥乃至全国久负盛名。李长河介绍,爷爷奶奶从一个鞭匠那里学来了做鞭子的技术,后来成立了李家鞭子铺,当年生意红火时,十里八村的乡亲都到集上买他家的东西,马鞭、嚼子、马鞍等,全套的车马具,还有杂技演出用的鞭子。公私合营时期,爷爷和同样会做鞭子的二爷爷进了皮革厂,没多久,爷爷就退了出来,接着“单干”。

我虽然从小就跟着父亲学制作二毛皮的技艺,但起初并不想干二毛皮制作这一行,主要是嫌熟皮子的过程又脏又累。高中毕业后,我出外打工,劳累一天才能赚到1.5元钱。当时就想:这样打工,啥时候才能致富呢?父亲劝我跟他学习熟皮子,我还是不想学。一次,我偶然做成了一桩羊皮买卖的生意,花10块钱买来一张羊皮,一转手就卖了30块钱,这其中的高利润让我改变了想法,开始下决心跟父亲学皮毛生意。

木拉提汗说,做好一根马鞭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工序复杂。首先要在选皮上下足功夫,做马鞭的皮最好选母牛皮,其中腹部和颈部的皮为做马鞭的首选,因为其皮薄且韧性好,做出的马鞭既柔软又结实。选好皮,就要对其进行加工处理。将玉米面和发酵粉调成糊状,均匀涂抹在牛皮上,每3天涂抹一次,并根据牛皮的厚薄程度选择晾晒发酵时间,一般需要15天左右。这样加工处理是为了使牛皮更加柔韧,方便后期编织。

李长河17岁学木工,19岁起跟父亲学习做鞭子,整套工序了然于胸。以前先要熟皮子,就是把生牛皮上的腐肉去除,反复揉搓,使毛皮变软,然后用硫酸和明矾药水浸泡毛皮,最后用石灰处理掉皮毛,皮革就可做鞭子等皮具了。“以前这活儿是最难的,既累又臭。”李长河说。如今,他选择了高级进口牛皮,省了这道工序。

过去,家里穷,父亲偷着做皮毛衣服到西安卖,供我们姊妹六人上学,真不容易。我的父亲丁林普是从祖父丁明清那里学来的毛皮制作手艺,传到我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了。现在,我的大儿子丁建国、小儿子丁建军都在皮毛厂帮忙,大儿子负责网店销售,小儿子负责在市场上收购皮子,把好进货关。目前,家族有了第五代传承人:除了两儿子,还有4名徒弟。

在编织鞭绳时,要将发酵好的牛皮用小刀裁切成一个个粗细均匀的长条,并把每条拧成细绳状,然后用4条、6条、8条或12条绳进行编织。每根马鞭所编的鞭穗花纹不一样,结穗的方法也不尽相同。在编织好的鞭绳上再涂抹一层羊油,这样制作出来的马鞭更结实柔韧。

“平时做条一丈长的鞭子一般需要花费一个星期。”李长河说,在制作中,小刀沿皮革一端,像削皮一样,手指抿着刀刃,剥出几毫米粗细的皮绳。旁边人看着揪心,生怕一个不小心,刀锋就伤到手指。摩挲着满手老茧的李长河说,父亲在世时,这个活儿轮不到他动手,他干的都是熟皮子、编鞭子、四处赶集卖鞭子的活儿。给父亲打了两年下手后,父亲才敢让他尝试“动刀”。李长河继承下来的另外一个绝活是编九道花儿的鞭套,“这是我们李家鞭子的特征。”李长河笑着说:“这套技艺还是老爷子临终前才传给我的。”

皮毛生意红火的独家秘籍

普通的马鞭更趋于实用,因此不需要太多装饰,只需将编织好的鞭绳打钉固定在红柳木做的鞭柄上即可,而精美的马鞭则要融金、银、铜、皮、木等工艺为一体。在制作过程中,木拉提汗根据预定者的需要,选择不同材质进行制作。通常要经过设计剪裁、打磨、雕刻、烤制等多种方法。经过30多年的经验积累,木拉提汗能制作出30余种形态各异、精美绝伦且富有哈萨克族民族特色的马鞭。

由于做鞭子既费时又费力,李长河的儿子并没有继承父亲的技艺。目前,李家鞭子面临传承的困境。

经过多年的摸索,我有自己独特的剪裁技艺,做出的二毛皮产品没有异味,湿水后照样能恢复原样,随时可用水洗。每天凌晨3时,我就爬起来开始亲手裁剪、缝制,做好后送到服装厂挂面子,进行最后包装。

“做一条普通的马鞭需要1天,而做好一条精美的马鞭则需要3天时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把精美的马鞭当作工艺品来收藏,所以,今后我要在设计和加工上更加投入,不断开拓创新。”木拉提汗说。

最地道的二毛皮花型多,从根部到梢子都是花,就是我们常说的‘九道弯’,能出口创汇,卖到380美元,这是由最地道的宁夏滩羊产出的皮子;如果一张羊皮上的毛路,根部粗、花型少、毛发散,这样的毛皮一定出自第三代小尾寒羊杂交的羊……。对二毛皮的质地,我们做这一行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木拉提汗每年能制作50余条马鞭,每条马鞭根据质地和工艺的不同,售价在200元至500元不等。然而木拉提汗并不在意制作马鞭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他最大的心愿就是不想让这门手艺失传。所以,他计划将这门手艺传给自己刚满18岁的儿子特列克·木拉提汗。

过去,毛皮的裁剪、缝合全部要靠手工,一件衣服一般要用三五天才能裁剪完成,现在,有了缝皮机,几分钟就能缝10件货。每年2月到7月,是熟皮子的季节,8月到12月主要是销售和准备下一年的货源。

木拉提汗说:“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坚持,想把这门手艺继续传承下去,让更多人了解和喜爱这个具有哈萨克族特色的物品。”

你们看,熟皮子时,要用盐腌一下,用盐腌过的皮子不生虫,能保证质量。晾干后的皮子用水洗干净,再用打磨机打磨掉杂质,这些工序过去都是人工操作,现在有了机器,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

二毛皮制作工艺讲究精细

现在的人购买二毛皮,用于穿着和装饰的多,所以,我的产品分高档、大众类、低档,满足各类人群的需求。

二毛皮的制作是宁夏回族地区一项民间手工技艺,在农村男性青壮年中流传。其工艺流程达三十多道,每道工艺都要精益求精,只有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制作的二毛皮制品,才不会生虫、变形、掉色。

在整个二毛皮制作过程中,选皮是项技术活。30天左右的滩羊羔被宰杀后获取的皮子,经过精细加工后制出的是“二毛皮”;羊羔出生7天内宰杀的皮子称为“胎皮”,其毛发短、皮厚,不掉浮毛,质地坚韧,轻便,以“轻裘”著称。上好的二毛皮毛穗色泽晶莹,弯曲柔软,如起伏的波浪,有“九道弯”之赞。将皮板纵横倒提,让其自然下垂,宛如平湖涟漪荡漾;若轻抖皮子,仿佛是玉簪缤落,梨花纷飞,轻盈动人。制作过程中最关键的步骤是熟皮子。下面架上火,上面的水缸里煮着水,温度是50℃左右,如果技术不过关,皮子下去后就完了。

外国顾客和外省客商也青睐

我家毛皮厂的产品还销售到了美国。说起来,还有一个小故事:

2010年5月16日,美国人艾涛从阿里巴巴上看到我们的产品后,从美国来到银川,一路打听,最后在清真寺找到了我,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便问候:“色俩目”。原来他也是回族,说其父亲想要二毛皮,用于装饰。看过货后,艾涛一下子买了十多条床罩、褥子等,有铺的、盖的、墙上挂的,都是2米×2米的大尺幅产品。艾涛在美国是位老师,他把皮毛制品带回国后,说其父亲对皮毛非常满意。后来通过艾涛,我陆续向美国销了不少毛皮。

今年8月26日,一位客户从山东来到银川,找到我的毛皮厂订货。前不久,二毛皮制作技艺项目代表宁夏在北京参加非遗博览会。在展会上,我家的二毛皮产品卖到了意想不到的最高价:一件背心580元,围巾480元,褥子2000元,床罩6000元。这个价在宁夏是最高的了。就这价格,当地人还说实惠。我们的产品首先保证质量,用料足,全是真皮子;同时还提供良好的售后服务,产品销出后,如有客户反映有小毛病,我们会免费修补退换。所以,回头客很多,多年来才能在市场站住脚。

目前,我的二毛皮厂已成规模:年生产两万张毛皮,产值380多万元,利润100多万元。毛皮制作、剪裁由我亲手完成,设计方面请的专业人员。销售渠道主要包括参加全国各地非遗展会,寻求商机;通过阿里巴巴网上平台;个人主动走出去销售。目前,产品销往北京、天津、山东、广西等10个省市区。

这项非遗技艺已经有了传承

我区的区级非遗传承人共有一百多人,但真正能让非遗产品进入市场、实现利润的只有四五个。我认为,让非遗产品赢利,是非遗技艺流传的保障。

我非常幸运,现在二毛皮制作技艺不仅受到政府重视,也有很多人愿意来学。我很早就把这门技艺传给了大儿子和小儿子,还收了4名徒弟。现在,只要自愿上门学艺的,我都会手把手教授。如今,我教出的几个徒弟,都可以独当一面,其中一个已经靠此发家致富,年收入达100多万元。

现在,我遇到的最大难题是,我的皮毛厂已经被政府纳入拆迁范围,但新厂址及拆迁赔偿问题没有落实,影响了毛皮厂的正常生产,希望能尽快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