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电竞比分网有限公司欢迎您!

一场战争与三角同盟,真相是什么

时间:2020-01-07 09:38

1949-1950年中共策划的进攻台湾战役,就其本质而言,是中国内战的延续。而在历经4年的国共军事角力后,台湾及金门、马祖是中共仅余的没有攻占的地区,研究者对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自然很感兴趣。不过,由于档案文献的短缺,有关这一问题的讨论,或者出现了判断的偏差,或者只涉及某一方面,至今没有一个对中共进攻台湾战役决策全过程的描述。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是朝鲜战争的爆发,特别是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最终阻断了中共对台湾的军事行动。按照过去很多学者的说法,就是北朝鲜的军事行动挽救了台湾和蒋介石政权。然而,面对中国、俄国和美国大量新的解密档案,应该指出,这种说法存在着简单化与片面化之嫌。

随着俄国档案的解密,苏美两国空军曾在朝鲜战争中对阵厮杀的问题,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在半个多世纪的冷战历史中,这是美苏之间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面对面的战争行为,尽管双方都心照不宣地把这一事实隐瞒了40多年。而苏联空军的出动,则与中国的出兵决策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

金门战役,被俘解放军更是不在少数。人民解放军28军下属三个团共9000余人渡海进攻,发起金门战役,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因后援不继,全军覆灭,这是解放军成军以来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金门战役虽战于一隅,却影响全局,自那以后,悠悠五十载,解放军兵锋再未染指台湾海峡。可以说无金门之战,便无今日台湾,而当年的失利对于今天的台海关系依然具有现实的参考价值。 4月中,在内地一些网站上出现了《金门战役检讨》一文,详细回顾了这场惨烈的战役,并对战役的教训作出检讨。作者署名为‘刘亚洲’。刘亚洲为现任解放军空军副政委,空军中将。解放军战俘 陈书言就是当年被俘解放军后留在台湾,13岁的陈书言就参了军。当然也有很实际的原因,那就是家里很穷,他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当兵也是一条出路。解放战争开始后,陈书言连续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部队一路势如破竹打到福建沿海。每次作战,陈书言都在先锋部队,屡建战功的他领了很多奖金。

金门战役,被俘解放军更是不在少数。人民解放军28军下属三个团共9000余人渡海进攻,发起金门战役,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因后援不继,全军覆灭,这是...

图片 1

1949年2月,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秘密访问西柏坡,这是中共与苏共高层的第一次会晤和沟通,会面结果为中苏同盟的建立奠定了第一块基石,也为中、苏、朝未来的同盟打下了基础。接着,刘少奇对莫斯科的秘密出访进一步加快了中苏结盟的步伐。

图片 2

金门战役,被俘解放军更是不在少数。人民解放军28军下属三个团共9000余人渡海进攻,发起金门战役,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因后援不继,全军覆灭,这是解放军成军以来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金门战役虽战于一隅,却影响全局,自那以后,悠悠五十载,解放军兵锋再未染指台湾海峡。可以说无金门之战,便无今日台湾,而当年的失利对于今天的台海关系依然具有现实的参考价值。 4月中,在内地一些网站上出现了《金门战役检讨》一文,详细回顾了这场惨烈的战役,并对战役的教训作出检讨。作者署名为‘刘亚洲’。刘亚洲为现任解放军空军副政委,空军中将。解放军战俘 陈书言就是当年被俘解放军后留在台湾,13岁的陈书言就参了军。当然也有很实际的原因,那就是家里很穷,他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当兵也是一条出路。解放战争开始后,陈书言连续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部队一路势如破竹打到福建沿海。每次作战,陈书言都在先锋部队,屡建战功的他领了很多奖金。

在与刘少奇的会谈中,斯大林明确提出了中苏两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分工问题。斯大林说,为了国际革命的利益,咱们两家来个分工:你们多做东方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工作,在这方面多多发挥你们的作用和影响。我们对西方多承担些义务,多做些工作。斯大林还说,马克思和恩格斯逝世以后,西方的社会民主运动停滞了下来。革命中心由西方转移到了东方,而现在又转移到了中国和东亚……你们应当履行对东亚各国革命所承担的责任。(刘少奇致中共中央电,1949年7月27日;师哲《在历史巨人身边——师哲回忆录》,李海文整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年版)这既是斯大林对毛泽东寄予的信任和希望,也是中苏同盟赋予中共的责任。这一点,很快就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体现出来。

1949年10月24日晚上,陈书言随部队从泉州的石井出发,乘坐征召来的当地渔船,开始进攻国民党部队守卫的金门,在古宁头登陆。2008年8月份时,纪录片拍摄要完成了,陈书言突然又“反悔”,他在镜头前和女儿激烈地争执,要求把片子中有关“共匪”的那些内容删除。我现在还在,还不能公开,公开对我不好,对你们也不好”,陈书言说,他担心这些内容会让自己吃上“牢饭”,“我虽然老了,也不想受那种冤屈。”女儿陈心怡则大声质问:“难道你以为现在还有人监视你吗?”父亲回答:“是,我看不到,但我想得到,听得到,你没有经过那个时代,你没有经过那种痛苦,你没有经过那种恐怖。”他怀疑现在的台湾社会是否已经“公开化”,“什么公开?哪里公开?”

图片 3

1950年1月底斯大林突然改变主意,决定同意金日成对朝鲜南方采取军事行动的计划,并召他来莫斯科密谈。在4月的会谈中,斯大林最终批准了金日成发动战争的计划,前提是他相信了金日成的估计:美国不会或来不及对战争进行干预。不过,斯大林反复向金日成强调了两点:第一,这个计划必须征求毛泽东的意见,必须得到中共的同意才可以实施,因为毛泽东对东方问题有很深刻的理解;第二,万一美国进行干预,苏联是不会出面帮助朝鲜的,那时只能依靠中国的援助。出于革命的理念,毛泽东在原则上并不反对金日成采取军事手段统一朝鲜半岛。但毛希望朝鲜不要急于发动进攻,而应该等到中国完成统一大业后再采取行动,以便能够得到中国的军事援助。然而此时的金日成已踌躇满志,自认为不再需要中国的援助,“因为他的一切要求在莫斯科已经得到了满足”。

对此,陈心怡只有苦笑,她把完成拍摄的片子取名为《被俘虏的人生》。她这样解释这个名字:“父亲前半生,被国民党俘虏;后半生,被我俘虏。”进攻金门失利,陈书言们成了战俘。这些战俘到底有多少人,却一直有着不同的说法,仅据台湾不同时期公布的数字,就主要有5000和7000余人两种说法。陈心怡采用的是“国军历史文物馆”提供的“7000多人”这个说法。对此,常年关注台海史的闽南地方史专家洪卜仁说,实际数字需查阅军事档案,而这些档案目前还没有完全公开。 在国共台海胶着时期,国民党确实释放遣返一大批经过改造,教育的解放军,并且还予以盘缠路费等,但是那些被遣返的解放军的下场以及命运确实非常悲惨的,相当多的被秘密处死,一部分被开除党籍终生受到迫害,还有一部分人因为忍受不了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有一部分被开除党籍后黯然返乡的。

1949年10月24日晚上,陈书言随部队从泉州的石井出发,乘坐征召来的当地渔船,开始进攻国民党部队守卫的金门,在古宁头登陆。2008年8月份时,纪录片拍摄要完成了,陈书言突然又“反悔”,他在镜头前和女儿激烈地争执,要求把片子中有关“共匪”的那些内容删除。我现在还在,还不能公开,公开对我不好,对你们也不好”,陈书言说,他担心这些内容会让自己吃上“牢饭”,“我虽然老了,也不想受那种冤屈。”女儿陈心怡则大声质问:“难道你以为现在还有人监视你吗?”父亲回答:“是,我看不到,但我想得到,听得到,你没有经过那个时代,你没有经过那种痛苦,你没有经过那种恐怖。”他怀疑现在的台湾社会是否已经“公开化”,“什么公开?哪里公开?”

5月13日,金日成按照斯大林的要求前往北京征求毛泽东的意见。毛泽东对莫斯科已经为朝鲜开放绿灯的说法表示怀疑,当即中断会谈,派周恩来连夜召见苏联大使罗申,要求斯大林本人给予证明。第二天,斯大林回电说,他已经同意了金日成的计划,但如果中国不同意,这个问题可以重新讨论,最后的决定必须由中国和朝鲜自己做出。接到斯大林的电报后,毛泽东只得表示同意莫斯科和平壤的共同意见。毛建议朝鲜人民军要速战速决,不要贪图占领大城市,而要集中力量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如果美国人参战,那么中国将会派自己的军队帮助朝鲜,而且现在就可以向中朝边境调去军队。金日成认为,美国人在远东并未做好战争准备,既然他们没有干涉中国的内战,也就不会在朝鲜采取行动。金日成对中国的建议表示感谢,但没有接受,并一再保证朝鲜人民军能依靠自身力量解决朝鲜问题。

图片 4

对此,陈心怡只有苦笑,她把完成拍摄的片子取名为《被俘虏的人生》。她这样解释这个名字:“父亲前半生,被国民党俘虏;后半生,被我俘虏。”进攻金门失利,陈书言们成了战俘。这些战俘到底有多少人,却一直有着不同的说法,仅据台湾不同时期公布的数字,就主要有5000和7000余人两种说法。陈心怡采用的是“国军历史文物馆”提供的“7000多人”这个说法。对此,常年关注台海史的闽南地方史专家洪卜仁说,实际数字需查阅军事档案,而这些档案目前还没有完全公开。 在国共台海胶着时期,国民党确实释放遣返一大批经过改造,教育的解放军,并且还予以盘缠路费等,但是那些被遣返的解放军的下场以及命运确实非常悲惨的,相当多的被秘密处死,一部分被开除党籍终生受到迫害,还有一部分人因为忍受不了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有一部分被开除党籍后黯然返乡的。

很明显,统一朝鲜半岛当初只是莫斯科和平壤的主张,但斯大林最后还是把责任推到了毛泽东的身上。而金日成则充满信心地认为,美国不会参战,因此也不需要中国的帮助。这就是说,如果没有美国的干预,北方这一边的联盟很可能是没有中国参与的。

为什么回来的解放军会有如此待遇,我个人的理解恐怕和当时的政治形势不无道理,1当时国军败走台湾时曾经留下大量特务和暗手,因为害怕回来的解放军有其奸细叛徒又不好甄别,再和当地特务势力有联系,所以只好一概而论了,当然回来后表现好的,没什么问题的,除了必要的审问,秘密关押几年,再给洗脑后,一般都释放了。2因为国共战争共产党一直是比较顺利的,并且在全国胜利后,新中国刚刚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遭到如此重大的军事失败,这让当时共党首脑感到压力巨大,并且为以后的安定非常不利的。所以能杀的就杀了,不能杀的或者说没必要杀的,雪藏几年,然后遣返原籍,尽量淡化处理。

图片 5

然而,战争刚刚爆发,美国便参战了。美国不仅参与了朝鲜战争,而且宣布“台湾地位未定”,并派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过去有一种比较普遍的看法,认为朝鲜战争的爆发改变了美国对台政策,阻止了中共发动攻占台湾的战役。其实这是一种误会。到1949年底美国对华政策仍然处于“等待尘埃落定”的摇摆之中,涉及台湾问题,五角大楼坚持认为必须保卫台湾这一重要的军事战略基地,不能让“共产党政权”占为己有。美国国务院则提出,问题的核心在于“防止中国成为苏联的附庸”,如果能以台湾换取中国新政权脱离莫斯科的控制,美国在亚洲岂非取得了比直接控制台湾更为明显的战略优势?这一争论很快取得了一致意见,在毛泽东访苏、中苏正在艰苦地谈判同盟条约时,美国决定采取放弃台湾以拉拢中共的方针。1月5日杜鲁门的声明和1月12日艾奇逊的讲演公开表明了美国的这一政策取向。然而,中苏同盟条约很快就发表了,这一事实导致美国逐渐改变了其远东政策。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朝鲜战争爆发的第三天,美国便宣布介入战争和“台湾地位未定”。所以,改变美国对台政策的根本原因不是朝鲜战争,而是中苏同盟,战争的爆发只是为美国提供了一个宣示新政策的机会和借口。不过,美国对台湾立场的改变,确实在客观上推动了中国参战。

图片 6

为什么回来的解放军会有如此待遇,我个人的理解恐怕和当时的政治形势不无道理,1当时国军败走台湾时曾经留下大量特务和暗手,因为害怕回来的解放军有其奸细叛徒又不好甄别,再和当地特务势力有联系,所以只好一概而论了,当然回来后表现好的,没什么问题的,除了必要的审问,秘密关押几年,再给洗脑后,一般都释放了。2因为国共战争共产党一直是比较顺利的,并且在全国胜利后,新中国刚刚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遭到如此重大的军事失败,这让当时共党首脑感到压力巨大,并且为以后的安定非常不利的。所以能杀的就杀了,不能杀的或者说没必要杀的,雪藏几年,然后遣返原籍,尽量淡化处理。

朝鲜战争爆发后,令斯大林和金日成意外的是,美国立即采取了干涉政策,并首先投入了空军和海军部队,给朝鲜人民军造成了重大损失。

随后,我们又听到:“我们还要挑出一些人。这些人也暂时留在金门,先不用去台湾。”于是,一些国民党小军官,来到战俘当中,分别为自己的单位专门挑一些身体比较壮的、个子比较高大的战俘。大约有百八十个人被挑出来。以后,这些人就被补充到国民党军的炮兵或去扛机枪了。接下来,又听到:“你们当中谁是官呀,也给我站出来,‘国军’有优待。”当场,又有几个人站出来,我认识的有244团二营教导员李鹤图,华东二级人民英雄、一营一连连长董福元,还有几个排长也站出来。但是,他们并没有如愿留在金门,而是当天下午同数千名被俘人员一起被国民党军的登陆艇送往台湾岛。后来听说,他们数千人中有很多人被直接运到高雄,被补充进仁武乡的国民党军队49师。被俘解放军除少部分被补充金门国民党军队,其余全部被分两批船运台湾,有少数人在途中跳海自尽,最后有4889人到达台湾。我们10个卫生兵,为了留有返回大陆的希望,自愿被选中留在金门岛,全部被补充进金门岛国民党军118师:一部分人到师部医院当看护兵,我们4人被补充到国民党军118师353团团部卫生连的看护班。看护班的班长是山东人,叫陈鸿声。当时的金门岛国民党18军,由于兵源地原因很讲究帮派,最大的主要有三大派:江西派、广东派、山东派。当时我们所在的国民党军353团卫生连看护班有20个人,其中北方人,尤其是山东人占多数。因为老乡的缘故,看护班长陈鸿声对我们还是比较客气的。不久,我们4个人被调走1个,就只剩下原属251团的徐启辉和我了。我们3个人同住一间房子,天天盼部队攻打金门岛。特别希望晚上听到隆隆的炮声,因为我们的部队一般都是夜间发起战斗。每当在夜间听到炮声,我们就兴奋起来,嘀嘀咕咕一晚上。我们3人中我是唯一的党员,我学着首长的样子暗暗鼓励他们:“新中国建立了,虽然金门战斗暂时失利,可蒋家王朝已败退台湾岛,我们就是它的最后掘墓人。”在这期间,我们渐渐获知12月10日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已由成都仓皇逃亡到台湾了。有几次,我们跟看护班长陈鸿声请假,假装下午散步故意来到海边。但是,海峡对面一直杳无声息,大陆上的解放军并没有一点登陆迹象。我们非常纳闷,非常疑惑不解。

图片 7

其实,围绕“武力解放台湾”,中央曾制订了一个1950年春季发动台湾战役的计划。然而,由于苏联的援助不力和不及时,特别是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的爆发中国需要给予帮助,以及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的军事干预,以1950年8月中国东北边防军的成立为标志,武力解放台湾的战役计划便退出了中共领导人的议事日程。实践证明,从两岸统一的长远计议,解放军长久地搁置武力解放金门岛的军事计划,长久地保持金门的现状,这种策略是英明的。

随后,我们又听到:“我们还要挑出一些人。这些人也暂时留在金门,先不用去台湾。”于是,一些国民党小军官,来到战俘当中,分别为自己的单位专门挑一些身体比较壮的、个子比较高大的战俘。大约有百八十个人被挑出来。以后,这些人就被补充到国民党军的炮兵或去扛机枪了。接下来,又听到:“你们当中谁是官呀,也给我站出来,‘国军’有优待。”当场,又有几个人站出来,我认识的有244团二营教导员李鹤图,华东二级人民英雄、一营一连连长董福元,还有几个排长也站出来。但是,他们并没有如愿留在金门,而是当天下午同数千名被俘人员一起被国民党军的登陆艇送往台湾岛。后来听说,他们数千人中有很多人被直接运到高雄,被补充进仁武乡的国民党军队49师。被俘解放军除少部分被补充金门国民党军队,其余全部被分两批船运台湾,有少数人在途中跳海自尽,最后有4889人到达台湾。我们10个卫生兵,为了留有返回大陆的希望,自愿被选中留在金门岛,全部被补充进金门岛国民党军118师:一部分人到师部医院当看护兵,我们4人被补充到国民党军118师353团团部卫生连的看护班。看护班的班长是山东人,叫陈鸿声。当时的金门岛国民党18军,由于兵源地原因很讲究帮派,最大的主要有三大派:江西派、广东派、山东派。当时我们所在的国民党军353团卫生连看护班有20个人,其中北方人,尤其是山东人占多数。因为老乡的缘故,看护班长陈鸿声对我们还是比较客气的。不久,我们4个人被调走1个,就只剩下原属251团的徐启辉和我了。我们3个人同住一间房子,天天盼部队攻打金门岛。特别希望晚上听到隆隆的炮声,因为我们的部队一般都是夜间发起战斗。每当在夜间听到炮声,我们就兴奋起来,嘀嘀咕咕一晚上。我们3人中我是唯一的党员,我学着首长的样子暗暗鼓励他们:“新中国建立了,虽然金门战斗暂时失利,可蒋家王朝已败退台湾岛,我们就是它的最后掘墓人。”在这期间,我们渐渐获知12月10日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已由成都仓皇逃亡到台湾了。有几次,我们跟看护班长陈鸿声请假,假装下午散步故意来到海边。但是,海峡对面一直杳无声息,大陆上的解放军并没有一点登陆迹象。我们非常纳闷,非常疑惑不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其实,围绕“武力解放台湾”,中央曾制订了一个1950年春季发动台湾战役的计划。然而,由于苏联的援助不力和不及时,特别是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的爆发中国需要给予帮助,以及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的军事干预,以1950年8月中国东北边防军的成立为标志,武力解放台湾的战役计划便退出了中共领导人的议事日程。实践证明,从两岸统一的长远计议,解放军长久地搁置武力解放金门岛的军事计划,长久地保持金门的现状,这种策略是英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