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电竞比分网有限公司欢迎您!

演绎老北京人情世故,老北京澡堂子文化的缩影

时间:2019-12-17 05:32

height="11%"> 因为洗澡是人生必需,洗一次澡又确属不易,所以老北京人视洗澡为一种享受,称为“泡澡”。在热气蒸腾的澡堂子里,上演着老北京的人情世故、百态人生;泡在热池中的人们,脸上写满了惬意与知足。泡澡是老北京一大民俗,是一段渐行渐远的澡堂子文化。 澡堂子清末就有了。1910年,北京有了自来水,平民百姓泡澡堂子逐渐兴起。早年的澡堂子条件非常差。在没有暖气的年代,顾客在火炕上更衣、休息,烟熏火燎、虱瘙横行可想而知。后来烧锅炉、换木床,卫生环境才有改观。但是因为建筑简陋又年久失修,常有罩棚坍塌、墙皮剥落而砸伤顾客的情况发生。后来,随着顾客需求和条件的改善,澡堂子逐渐分出等级。“清华池”那样的特等澡堂子、“鑫园”之类的甲等澡堂子,内设男女部,有“官盆”、“盆塘”、“池塘”之分,雅座居多,且理发、搓澡、修脚手艺精又可全活儿服务。而末等的澡堂子仅有池塘和散座,也不能提供全活儿服务。闹市口里有个“德华园”仅有客座60个,浴池面积才47平方米。三里河北桥湾的“三乐园”设在一条2米宽的小巷内,不用说消防救火,就是一辆三轮也进不去。这些小澡堂子多是民居院落改建而成。除日伪时期,因市面萧条,不少澡堂子关张以外,北京城里的澡堂子遍及大街小巷,仅新街口大街南北就有“华宾园”、“德丰园”、“德昇堂”等近10家。 澡堂子甭管条件好坏,都不忘抓两条:规矩和笑脸,用现代的名词就是管理和服务。那时的澡堂子无论大小,从司账、柜台、火夫到站堂伙计各司其职,各守规矩。顾客一进门,就有伙计喊堂让座。柜台一边唱收“两位,单理一位,搓澡一位……”既是唱给顾客听,也是在告知站堂伙计。他把牌交给顾客,又回身在背后的铺位分布板上挂好另一半儿牌——来了多少顾客,还有多少铺位一目了然。站堂伙计笑脸接过铺位牌,伺候顾客脱下衣服,把衬衣、外套有条不紊地挂在衣架上,然后用手中2米多长、顶端安着“U”形铜叉的挑竿儿,将衣架举到屋顶的铁架上。为顾客披上毛巾被,指引到浴池后,他会把顾客的内衣裤放到小柜里,鞋袜摆到床下的木格内。 一般澡堂子都备有“温池”和“热池”。常泡澡的人是不屑于泡温池的,他们坐在热池沿儿上稍泡双腿,就像鲶鱼样“刺溜”一下就将全身泡进水里。不到五分钟,已是满头大汗,他们有的闭目凝神,有的装腔作势大吼几声,尽情地享受全身的麻与酥,任热流浸润着五脏六腑。在水龙头喷出热水的吱吱声,搓澡师傅抖毛巾的啪啪声中,“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您听,《铡美案》开戏了。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除了大机关、大工厂有内部浴池以外,一般商店、工厂根据工作性质每人每月发二至四张澡票,作为一种福利,凭票到营业性浴池去洗澡。北京几百万人口,只有几百家澡堂子。所以,每到周末或节假日,尤其年终岁末,街面上的澡堂子就人满为患,常常是排一两个小时的队才能洗上澡。后来,许多澡堂子就购进一种南方挑稻谷用的箩筐,有不愿排队,洗完就走,不占用铺位的顾客,可直接把衣服脱在筐里去洗澡,称为“脱筐儿”(年轻人和小孩居多,常泡澡的人宁可排队,也不“脱筐儿”)。 1960年的年根儿到了,父亲带着我去“华宾园”洗澡。他说:“咱不‘脱筐’,过年了,洗个舒坦澡。”我们站在雪地里排了2个多小时队。泡在温暖的热水里,望着天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我想,甭管过年能不能吃上饺子,有没有新衣服穿,泡个热水澡,剃个新头也知足了。 责任编辑:西河 上篇文章:江孜县民间艺术团:生动的“三下乡”下篇新闻:没有了 图片 1图片 2重写红楼,黛玉爱上的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泡澡与“脱筐儿”演绎老北京人情世故百态·江孜县民间艺术团:生动的“三下乡”·地方版木卡姆后继待人·东北“二人转”在昌未演先热·冲击中国传统节日年轻人缘何喜欢过洋节?·中国近代相声历史资料百年历史三位大师

原标题:百年清华池,老北京澡堂子文化的缩影!

  到伊斯坦布尔不洗土耳其浴似乎就没到过土耳其。听先前来过土耳其的朋友讲,中国人洗土浴有两个受不了。一是将人放在大理石上烤,二是由力大彪悍的土耳其大汉搓澡。进去之前已经是一身寒栗了。随着导游走进伊斯坦布尔著名大巴扎旁边的一家土浴,门前的牌子上写着Cemberlitas Hamami 1584。看不出,这家浴室已经有四百多年历史了,而且是一家最不走样的传统浴室。进了前厅,浴室门前站着几个彪形大汉,下身围着浴巾,上身裸露,胸毛森森。其中一个带着我上了二楼,一人一间更衣室,极其窄小。匆匆脱了衣服,照样围了一条浴巾下楼进了浴池。整个浴室是圆形的,没有泡澡的地方,中央是一个大圆台,直径有四五米,高不到一米,全是土耳其大理石铺成的。上面躺着几个当地模样的人。整个浴室水雾弥漫,热气腾腾,湿的能握出水来。

图片 3北京南城的大爷们爱起早,为的就是争个“头澡”。"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我是大学毕业后才参加工作的。”

  小心翼翼地坐在大理石台边,猛然觉得烫了一下的感觉,再慢慢躺上去,渐渐适应了。如同中国的桑拿一般,躺了一会便大汗淋漓,赶紧招呼身旁的土耳其大汉。其中一个比较瘦点的走过来,说了几句土语,我也听不懂,连说带比划让他搓澡。大汉开始用搓澡巾开始搓背。服务还好,只是技术不敢恭维,手法很糙也很疼,我比划着请求力度再小一些。尽管如此还是感觉有些疼痛难忍。草草搓完,大汉再用手在腿部来回按压,极痛,由不得大喊起来。听到旁边几个同来的伙伴喊声也是此起彼伏。可能看我们难以承受,便示意我们起来到淋浴间冲洗,打浴液,冲洗完毕出了浴室,前后不到一个小时。

{"type":1,"value":"何为“头澡”?澡堂的工人清了池底,刚换上一池子热水,十米清波,云横雾绕,这就是“头澡”。

“您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说起来似乎比中国现在的浴室差很多。记得几年前一位朋友曾请我在北京的一家著名洗浴中心洗澡。那装修和设施豪华的晃眼,完全是贵族的感觉,服务很到位,搓澡是扬州师傅,手法细腻,边搓边聊,身体的任何犄角旮旯全搓到,有些敏感部位都照顾到了。让人只有舒服的感觉,无论是搓澡的床、泡澡的池以及休息区暗暗的灯光都感觉十分的舒坦。洗完躺在休息区软软的床榻,有修脚师傅上来问是否修脚,或是来问是否捏脚的姑娘。想吃饭不用换衣服,餐厅里有清淡的汤面和各式品种的小吃,但价格的确不菲。出门时没有好意思问朋友多少钱,我估摸着一个月工资肯定是打不住的。

图片 4

“我啊?清华的。”

  看电影《洗澡》让我想起小时候洗澡的映像。六、七十年代,我住的街口有一个澡堂叫新华池,每年腊月二十六七,家里大人就打发各自的孩子去洗澡。这是件让全院的孩子特别高兴的事。进了澡堂,交一毛五分钱买张票。那时也有单位澡堂,不对外开放,职工家属洗一次要五分钱。孩子们呼喊着抢铺位,一个铺位两个人,中间用小炕桌隔开。,服务员过来将我们脱下棉袄棉裤挂在衣架上用长长的挑衣竿或用绳子把衣服升到铺位的上方,孩子们光着屁股喊叫着向浴池跑去。池子里的水很烫,要在边上坐上一会,慢慢适应了才敢下去。长时间不洗澡,感觉泡在池子里很舒服,小孩子在池子里游泳或打水仗,水溅的很高,惹得大人们的一阵骂。泡一会,再交五分钱就可以搓澡了。不愿意出钱的就互相搓了。搓澡的木板床是一块半尺厚的木板架起来的,湿漉漉、滑腻腻,中间因为多年磨损已经凹下去好多。搓澡师傅将一盆温水从头到脚浇湿,再将毛巾泡湿拧干,缠绕在手掌上开始搓澡,无论大人小孩一样的服务,搓的细致。搓毕,再回淋浴头下打肥皂冲洗,在出口处领一块大浴巾擦干。到了休息区,门口一位服务员手里拿着一块热腾腾的毛巾递上,擦擦脸真是舒服。服务员随后端来一个茶壶,里面泡着花茶末。洗完澡的人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有的人已经呼呼大睡。孩子们都躺不住,呼唤服务员将栓在头顶的衣服拿下换好,这时只觉身轻如燕,像脱了一层厚厚的盔甲。

骑着共享单车,穿街过巷,进了澡堂,边走边脱,老张赶的就是这头澡。云遮雾绕间,隐隐有一人影。张大爷心头一紧,步子慢了下来。

“清华池呀?”

  前几日,单位门前又开张了一家洗浴中心,只看门面就知道档次不低,据说也是洗浴、吃饭、棋牌、健身一条龙,想必价格也不错。现在有些出差的人不住酒店,到洗浴中心洗个澡,吃饭有地儿,睡觉有地儿,便宜还省事,不用登记。但不知道现如今还有没有面向老百姓的那种大众澡堂,想想伊斯坦布尔居然还有存在几百年的浴室,咱们的新华池到那去了?

“呦!老张,今儿来的真早”

“呸,你说那是虎坊桥!”

“呦,您也早。”

“那您呢?”

“谁叫咱住对门呢。”

“我是湖广会馆对过儿!”

张大爷不情不愿滑进池子里,眼见李大爷头顶毛巾,眯着双眼,看架势,这泡的不是澡堂子,是太宗天寒赐浴的华清池。

“这不一样吗?还是澡堂子呀?”

7 月 27 日,澡堂歇业一天。大爷们之间的较劲也停战一天。这天,澡堂被今日头条包了。他们要在这儿办一场「无条件写作日」活动。把 20 个人往这澡堂里一丢,空调、茶水、北冰洋好生伺候着,让他们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根据命题写文章,看他们在这澡堂子里能迸出什么灵感。

只因为北京有两个清华,一个是高等学府,一个是著名浴池,于是“清华”二字就被玩儿坏了。今天咱们不说清华大学,来说说百年老店:清华池。

不过,活动开始前,院办们还是要先考察一下场地。

图片 5

曹锟知道吧?军阀!

说起这洗澡,就不得不说公共浴室,现在大都叫洗浴中心。其实在我国,古人一般都将洗澡视为是一种较为私密的活动,所以在较早的时期,人们更愿意独自处在一个空间里去洗澡。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和观念意识的不断更新,人们的思想也就逐步的转变为开放。加上过去一般家庭是没有条件建洗澡间的,特别是冬天,没有暖气、没有热水器,洗澡很不方便。于是人们“发明”了公共浴池,北京叫澡堂子。中国的公共浴室何时出现,目前还没有找到足够的资料来确定具体时间,但至少在唐朝时就已经有的关于公共浴室的记载。

他当大总统前就在这儿洗过澡

图片 6

双兴堂坐落在南苑东二道街,临近冯玉祥的南苑司令部。

到了明清时期,经过数百年的发展与变迁,公共浴室洗澡对于中国人,早已上升到文化的高度。而且因地域环境和文化背景的不同,澡堂子文化也分南北。北京作为帝都,“洗澡业”非常发达,是北方澡堂子文化的代表,许多文人墨客,也经常以老北京的澡堂子为载体,来描绘世间百态(姜武、濮存昕和朱旭老先生主演的电影《洗澡》就是个代表)。对于旧社会的许多北京人来说,洗澡已经融入成一种生活方式,老北京人管这个叫“泡澡堂子”、或“泡堂子”。为什么叫泡?可不仅仅是因为公共浴室里有池子、有单间儿的“盆堂”可以泡浴,更是因为澡堂子里有“娱乐”、有享受,除了洗澡,搓澡,按摩、拔罐儿、刮痧、还可以聊天儿、下棋、打牌、喝酒、喝茶、甚至抽大烟(当然是指旧社会)全能在澡堂子进行,在里面可以一待就是一整天,所以谓之“泡”!老北京管这类人叫“澡腻子”。

图片 7

图片 8

图中四四方方的就是北京城墙,南边绿色的就是南苑

北京的澡堂子大致始于元代,到清朝发展到鼎盛,尤其是南城居多,在清朝,南城是小商小贩、社会艺人聚集之地,于是南城也就成了北京的休闲娱乐场所,比如天桥。澡堂子之所以在清代发展迅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闲人多,这里不仅有吃铁杆儿庄稼的八旗子弟,也包括没有正式工作、靠打零工卖苦力的社会闲散人员,所以那时的澡堂子也分三六九等。每一等的澡堂子设施、服务、卫生条件、以及消费对象等等全都不一样。这个话题要是说起来可就长了,咱有时间可以专门聊聊老北京的澡堂子文化,今儿还是先说清华池吧!

南苑这地界,前清是皇家的御苑,供八旗练习骑射,后来大清亡了,御苑变成了驻军之地。南来的各路军阀驻军于此,拱卫北平。当兵的要洗澡,需求应运而生。

图片 9

民国五年,老掌柜王双奎倾尽家产盘下了临近的一块临街地面,瞄准驻军的生意,起了栋楼,做起了澡堂。全盛时,“双兴堂”有147间房,楼上有专供富人洗浴的雅座厅,设有单独的浴池。

清华池创建于清光绪三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905年,是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也是北京城内为数不多、也可能是唯一的一座老澡堂子了(烟袋斜街的鑫园头些年也开着,听说后来改成客栈了)。清华池历经百年风雨,也曾兴衰起伏,最初也只是一家小浴室,名字叫“小仓浪澡堂”。后来一位姓于的山东回民将它改建扩大,创建了“清真清华池”。此后又被当时的一位军阀叫马福祥看上了,把清华池收购了过来,并重新整修扩大,建成两层楼房,由此才成为规模大、式样阔绰、设备讲究的知名浴池。

澡堂里的大爷们谈起民国掌故,那可来了劲儿。

图片 10

“咱南苑这地方,民国时候就是驻兵的。我不是跟你小伙瞎白活,曹锟你知道吧?大军阀。搞贿选当上大总统的那个。他当年在南苑驻兵的时候就搁这儿洗过澡。”

刚才咱说了,南城的澡堂子很多,在虎坊桥附近就有不少,您各位想必也清楚,早先这一带有著名的八大胡同,是典型的风月场所,洗澡、逛窑子是在这附近消费的必备项目。如今我们看到的清华池,就是在原来清华池浴池的基础上,与当年的汇泉浴池和虎坊桥浴池合并而来的。清华池提升的档次之后,不少达官显贵也成了这里的座上客。来这里消费,除了泡澡和之前咱们提到的那些娱乐项目外,清华池还有一大特色,就是修脚。

“这都不知道?冯玉祥你总知道吧,门口那大树就是冯玉祥手下栽的。”

图片 11

“诶,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修脚是一种治疗脚病的行业,原本是在路边摆摊,行话叫“旱窑儿”。后来修脚的师傅发现刚洗完澡的人皮肤松弛、趾甲变软,修治脚病会容易很多,于是转移到浴池门口设摊。再后来,开澡堂子的老板将修脚师傅请进浴池内,成为一种澡堂的附属产业,称为“水窑儿”。清华池的修脚堪称一绝,在北京名气非常大,无论是得个脚气、脚垫,还是鸡眼等脚病,京城的老少爷们儿大多奔清华池。老北京的澡堂子那么多,为什么多数都已消失,唯有清华池能够延续下来,成为京城著名老字号?这一特色服务占有很大功劳。

图片 12

图片 13

2001年,张扬导演在双兴堂拍了《洗澡》,时至今日墙上贴满了剧照

在过去,来修脚的一般都是达官显贵和社会名流,因为他们常年穿官靴,容易得脚病,而那些饭都吃不饱的穷苦百姓,即使得了脚病恐怕也消费不起。解放前,著名的京剧大师,四大须生之一的马连良先生,就是清华池的忠实顾客,因为唱戏也得常穿厚底靴,爱得脚气。解放后,清华池还出了几位全国人大代表、修脚劳模,比如安起和杜德顺两位老师傅。然而随着改革开放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不但在家就能淋浴、泡澡,各式各样的洗浴中心更是雨后春笋般兴起。对老澡堂子的经营是个极大冲击,此时的清华池在坚持老传统的同时,也暴露出硬件设施、卫生条件、服务项目、经营理念等多方面落后的问题。

建国后,双兴堂公私合营,更名“南苑浴池”,从驻军的澡堂变成人民的澡堂。

图片 14

“小时候,我爸爸带我来洗,后来我带我儿子来洗,现在我一个人来洗。”

于是清华池顺应形势做出改变,在保持原有项目的基础上引进了桑拿浴、冲浪浴、盐奶浴、姜汁浴、冰室浴等多种国内外沐浴方法,装修一新的多功能休息厅也很宽敞典雅;成立了清华池女子美容美体芳香养生馆;另外还把百年绝活放在主营位置,引进了西医手术疗法、与传统修脚相结合,成立了脚病治疗中心,如今的北京人一提修脚,依然首先想到清华池。

“得嘛,您一洗就是半个世纪!”不只是哪位补了一句。

注:插图及封面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冬天保个本

责任编辑:

夏天还亏点儿

2003 年,来自东北的熊老板盘下了国营的“南苑浴池”。

此时,北京的澡堂数量开始锐减。家家户户通上了热水,家里空间富裕的还安了浴缸,北京的澡堂子由百十来家,锐减到今天的几家,最后没改成洗浴中心的,也就剩下了南城的双兴堂。

图片 15

“改成洗浴中心,加俩卡拉OK,多容易,挣钱也快。”老街坊一边搓澡一边说着。

可熊老板不干,他跟儿子一道,逆时代而行,一点一点搜寻老物件,把浴室恢复到了拍《洗澡》时候的样子。

票价惠民,大师傅搓澡只要 20,让你泥沙俱下,搓下来上秤少一斤肉。

老街坊当着面说:这点钱,抛开工资,也就够老板挣个水电费的。

如今,二代目小熊老板接手;父亲归隐江湖,偶尔在背后指点生意。

泡澡堂子的和开澡堂子的彼此心知肚明:要不是熊老板的其他产业补贴着。这双兴堂早倒了。

小熊老板说:冬天保个本,年头好稍微挣点,夏天横竖都是亏。主要是这些老澡友,开了十几年了,大伙都熟络了。大家喝喝茶,聊聊天。挪点开宾馆赚的钱垫点,也还成。

除了吴彦祖

张震、刘烨、陆川都来过

十几年间,二代目从小熊老板干成了熊老板。双兴堂也从北京的“南苑澡堂”,熬成了北京最古老的浴池。盛名之下,明星、活动都跑来了,小熊老板在店里攒了一整面的明星墙。

图片 16

喜欢怀旧,又一身肌肉,不如来澡堂子里现一现。2012 年,《时尚先生》就召集了吴彦祖、张震、刘烨、陆川在双兴堂拍硬照。拍的地点就在现在的大厅和浴池。

图片 17

图片 18

更早之前的 2001 年,张扬导演在这儿拍了《洗澡》,集结了朱旭、姜武、濮存昕三大戏骨。讲的是北京市井澡堂里的故事。

图片 19

2001年,国人开放的尺度有限,电影里大家都围着个浴巾白袍子,一屋子爷们都穿的齐齐整整。

电影可骗了你。

你要是平日里来双兴堂,心灵会收到一次“洗礼”。

澡堂里,各色中年大爷会“坦诚相待”,你不脱光才奇怪,你说这人是不是有病,咱下面长的不都一样?你没事围着个白毛巾干嘛,不嫌热吗?

我同行的南方同事就站在门口,没好意思进来。

热闹散去,澡堂终究还是街坊们的。只有他们在这里搓澡、泡澡。大爷们还是争着在每一个放水的整点,像鲶鱼一样滑进水里,泡的经络通透,起身一顿横搓。

“就美国那特朗普,成天除了发微博也不干正事。”

“人可有大智慧!”

两大爷互怼上了。

一点感想

图片 20

在拍摄中,镜头常被浴室里氤氲的水汽蒙住,拍出来的照片都是毛玻璃效果。

镜头下的那层好看,终究和现实隔了一层;

唯有搓澡后,淋浴喷头下的泥沙俱下,才是浮世澡堂里的洗不去的人间烟火。

本周六今日头条将在这个有着103年历史的澡堂里,举办第二场「无条件写作日活动」。今日头条将从报名中选出20名今日头条创作者,一起在双兴堂这个充满故事的地方,赴一场写作的灵感之约。

观看线上神秘嘉宾直播:7 月 27 日下午 15:00,活动开始后,打开今日头条搜索“无条件写作日”,搜索结果第一位即为活动直播间;或进入@头条号 官方帐号主页,即可从显要位置进入《神秘人勇闯胡同澡堂》活动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