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电竞比分网有限公司欢迎您!

三武一宗法,北周武帝和唐武宗为何灭佛

时间:2020-01-07 07:07

北周武帝统治时期,北方佛教势力急剧膨胀,僧尼人数达到200万,佛寺3万多所。由于僧尼享受免税赋徭役的特权,武帝要富国强兵以统一北方,就必然采取求兵于僧众之间,取地于塔庙之下的措施。周武帝首先削减僧尼和寺院数量,又多次召集名儒、名僧和名道,共同讨论儒释道三教的优劣。

北魏太武帝佛

佛教自汉明帝传入中土以来,曾几度辉煌。佛教最兴盛的时候是在南北朝时期和中唐、晚唐时期。当时人们对佛教的狂热毫不亚于一场全国范围内对某些人的极端崇拜。如有人当着大众面前割取自己身上的肉去喂鸟,遍体流血却颜色不变,又有僧人自以铁钩挂体,燃点千灯,一日一夜,端坐不动。在这样的狂热下,那时的僧尼道众、庙宇寺院也是远多于现在,而且那时的僧尼还享有很多的特权。然而盛极必反,宗教也一样,历史上曾发生过多次反佛运动,其中有三次规模较大,而发起这场运动的皇帝的谥号里都有个武字,所以就称为“三武灭佛”。

佛教自两汉之间年传至中国,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在中国的佛教发展史上,经历了多次高潮与低潮,也形成了中国特色的佛教体系与文化,在中国佛教发展的进程上,“三武灭佛”广为人知,殊不知,佛教的兴盛也与“三武”有关。

图片 1

北魏太武帝最初崇信佛法,後在司徒崔浩和道士寇之的影下奉道教,崔浩迎合北魏太武帝以帝後裔自居的心理,宣寇之的教。在寇之的服下,太武帝竟自太平真君,把年也改太平真君。太平真君五年始尊道教。七年,崔浩上疏以佛寺藏有兵器、女由,下令安僧尼,除佛教,焚像。由於太子故意延宣布诏令,近僧尼得以逃匿,像多被秘藏。寇之不成崔浩恿太武帝佛,警告崔浩必因此受戮。後崔浩果於太平真君十一年因事怒太武帝,被刑,友百余人被。後二年,武帝崩,其文成帝即位,重佛教。

“三武灭佛”又称“三武之祸”,指的是北魏太武帝灭佛、北周武帝灭佛、唐武宗灭佛这三次事件的合称。这些在位者的谥号或庙号都带有个武字。若加上后周世宗时的灭佛则合称为“三武一宗”。

魏晋时期:中原大地因“武”佛兴,太武因“武”灭佛

自东汉末年开始的长期战乱,人们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战争对百姓的内心深处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温饱、健康等都成为一种奢望,人们急切地需要精神上的安慰剂,使他们能迅速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甚至,在这个特殊的时代,精神的需求似乎超越了物质满足。当时佛教慈悲为怀、轮回转世的思想以及僧侣所言的西方极乐世界正好给了人们这种思想依靠,这可以有效地抚平其内心的创伤。正是这样一种社会现实,给了佛教兴盛的土壤。一时间,上至君王将相,下至黎民百姓,无不崇信佛法,希望得到解释与慰籍,佛教第一次因“武”的原因而兴盛。

相比于南方政权的较为稳定局面,五胡十六国乱华的情况使得这一时期北方佛教的发展更加繁荣。佛教僧尼数量迅速膨胀,佛寺成为当时北方社会生活一个新的舞台,龙门石窟就是当时佛教文化盛行的代表,据考证,当时大建寺院,僧尼人数骤增。北魏时,仅国都洛阳就有寺一千三百六十七所,江北整个地区有寺三万余所,出家僧尼达二百余万人,居于洛阳的西域僧人有三千人之多,佛教僧尼群体已经占据占当时北方社会总人口十分之一到八分之一。

图片 2

然而,僧尼人口膨胀的同时,必然引发一系列问题:僧寺矛盾、生育问题、人口迁徙、人口干预等。此外,由于统治阶级对佛教的支持,佛教僧尼可以免除租税、徭役,同时,寺院占有大量土地和人力,经营商业,放高 利贷,享有门阀世族地主阶级的特权。佛教的这些问题严重影响了北魏一统天下的战略,大量的民众借佛教来逃脱兵役、徭役等,而且根据北魏法律,僧尼只要不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不受世俗法律的管理,寺庙有自己独立的法律,实际上如同法外之地。

“众僧犯杀人已上罪者,仍依俗断,余犯悉付昭玄,以内律僧制治之”。

北魏太武帝时期,为了统一北方,太武帝秉持全民皆兵的理念。但是,由于僧侣人数太多且不服兵役,与太武帝全民皆兵的理念严重不符,而且由于寺庙占据了大量的国家资产,为国家大计,太武帝于是下令灭佛。太延四年太武帝下诏,凡是五十岁以下的沙门一律还俗服兵役。444年,他又下令上自王公,下至庶人,一概禁止私养沙门,并限期交出私匿的沙门,若有隐瞒,诛灭全门。不久后,太武帝亲自率兵镇压盖吴起义,在长安发现一所寺院私藏兵器,便怀疑沙门与盖吴通谋,大为震怒,下令诛杀全寺僧众,并进一步推行苛虐的废佛政策:诛戮长安的沙门,焚毁天下一切经像。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风声鹤唳。 北魏太武帝的灭佛行动,使得魏国境内的寺院塔庙却无一幸免于难,史称太武法难。直到六年后,魏太武帝驾崩,魏文成帝即位,下诏复兴佛教,佛教才又逐渐恢复发展。

图片 3

纵观魏晋时期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佛教的兴盛与低谷,皆与“武”字有关,因分裂战争导致佛教兴盛,又应统一战争的需要被太武帝灭佛,可谓,因“武”而盛,因“武”而衰。

北周武帝佛

北魏为了统一北方,巩固在中原的地位,以全民为兵。那时,由于沙门历来可以免除租税、徭役,所以锐志武功的太武帝就在太延四年下诏,凡是五十岁以下的沙门一律还俗服兵役。他还听信宰相崔浩的谗言劝谏,改信寇谦之的天师道,排斥佛教,并渐次发展为灭佛的行动。

南北朝不同的佛教政策:南梁武帝崇佛,北周武帝灭佛

佛教在中原大地兴起的同时,南方尽管政权相对稳固,但是由于佛教思想有利于教化万民,一时间在统治阶级上层之间兴盛起来,皇帝成为佛教的第一信徒。南朝梁武帝在位48年,佛教在南朝发展到了顶峰,在他统治期间,佛教被抬至国教的高度。他不但修造了大量佛寺佛像,而且还翻译和撰写了大量佛教着作,亲自召集佛法大会讲经说法。梁武帝前后设大会十六次之多,并曾三次舍身同泰寺,他的大臣们前后用赎身钱至三亿万,才把他赎回。据统计:南梁佛寺、僧尼数量大大增加,东晋佛寺1768所,刘宋佛寺1913所,南齐佛寺2015所,到了萧梁增加到2846所,仅建康就有500多所,僧尼10多万人。

图片 4

“都下佛寺五百余所,穷极宏丽。僧尼十余万,资产丰沃。”

梁武帝的崇佛之举,使得他一改治国前期的英明,开始荒废朝政,重用奸臣,造成朝政昏暗,以至于引发了侯景之乱,梁武帝本人也被活活饿死。

几乎同时,在北方,自北魏文成帝下诏复兴佛教以来,佛教在北方又逐渐兴盛起来,至北周武帝时期,再次致力于统一北方的皇权与佛教势力再次发生了利益上的冲突,大臣上书建议灭佛。

“唐、虞无佛图国安;齐、梁有寺舍而祚失者,未合道也。但利民益国,则会佛心耳。夫佛心者,大慈为本,安乐含生,终不苦役黎民。”

在经过多方讨论利弊后,建德三年五月十五日,周武帝下诏“断佛、道二教,经像悉毁,罢沙门、道士,并令还民。并禁诸淫祀,礼典所不载者,尽除之。”一时间,北周境内“融佛焚经,驱僧破塔……宝刹伽兰皆为俗宅,沙门释种悉作白衣”

图片 5

建德六年,北周灭北齐,针对继续发展的佛教实体,周武帝在北齐故地第一时间开展了灭佛政策,毁寺4万,强迫300万僧、尼还俗。北周武帝的灭佛,使得相当于当时总人口数十分之一的人重新成为国家编户,这对急需兵源和财力的封建朝廷来讲,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北周国力大大增强,为北周统一北方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民役稍希,租调年增,兵师日盛。东平齐国,西定妖戎,国安民乐”。

南北朝时期,一南一北两个武帝对佛教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政策,也产生了不同的结局。崇佛使得南朝实力衰弱,灭佛使得北朝国力增强,也为后来由北朝统一南朝奠定了基础。

北周武帝即位之初也信奉佛教,因僧尼日增,影收入,佛教生反感。受俗沙元嵩、道士的影,排佛,於建德六年召集僧人赴殿,:“父母恩重,沙不敬,悖逆之甚,法不容,退家。”即下令除佛教,寺院充公,尤其是三百僧勒令俗後,多充,可看出武帝禁佛的真正用意。後,武帝攻打北,在北境也推行佛,一北方寺像殆,僧徒流沛,“北地佛教,一其”。但次佛未奏效。次年,武帝全身糜而死,宣帝即位,佛教。

太武帝的废佛行动,始自太平真君五年的弹压沙门,他下令上自王公,下至庶人,一概禁止私养沙门,并限期交出私匿的沙门,若有隐瞒,诛灭全门。翌年,卢水的胡人盖吴在杏城起义,有众十余万人。七年,太武帝亲自率兵前去镇压,到达长安时,在一所寺院发现兵器,怀疑沙门与盖吴通谋,大为震怒,下令诛杀全寺僧众。崔浩趁机劝帝灭佛,于是太武帝进一步推行苛虐的废佛政策:诛戮长安的沙门,焚毁天下一切经像。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风声鹤唳。

唐朝时期:武则天称帝尊佛教,武宗灭佛太短暂

隋唐以后,中国重新开始了大一统时代。唐朝初期,因李唐统治者以道教创始者老子为祖先,道教的地位突出。到武则天时期,由于称帝的需要以及自身投身佛门的经历,佛教势力为其登基称帝的正当性和合法性上大造舆论,佛教的地位在武则天的支持下开始抬头并重新走向高峰。武则天将唐初所定的“道先佛后”的政策,改为"儒道并重”,后又宣布"释教宜在道法之上,细服处黄冠之前",正式确立了佛教的崇高地位。在武则天的提倡甚至是命令下,大量的寺院拔地而起。为了保护寺庙,武则天下令,凡偷盗佛寺中物品的,视同在皇宫内苑中偷窃,要从重处罚。一时间,中原大地大型寺庙,根据《唐会要》的记载,在京兆地区的三十八所着名佛寺中,有三成都建于武则天时期。据统计,修建660年至704 年期间的石窟和佛龛占唐代修建总数的三分之二以上,龙门大卢舍那佛就是在武则天的资助之下完成的。

图片 6

以武则天面相修建的龙门大卢舍那佛

除此以外,武则天还积极支持佛事活动的举办,活动期间,自皇帝以下, 文武百官、平民百姓无不争先恐后焚香礼拜,规模浩大,场面极其壮观。佛寺的兴盛,佛事的举办也带动了佛经翻译的发展。据统计,武则天时期共译出佛经 186部,1496卷,占整个唐朝译经部数的42%。此外,大址的旧译本也得到了系统整理,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佛经的质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在如此浓厚的佛教气氛影响下,整个社会在武周时期出现了一个信仰佛教的高峰,就连士大夫也大多信仰佛教, 甚至辞官出家为僧。

武则天时期开始的尊佛,影响深远,自武则天以后的唐朝皇帝,均对佛教礼遇有加。僧尼在唐代均田制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各代皇帝多次对寺院赏赐土地,而佛教寺院土地却不输课税,僧侣免除赋役,佛教寺院经济过分扩张,损害了国库收入,也与普通地主之间产生了矛盾。

“凡道士给田三十亩,女冠二十亩;僧尼一如之。”

到了唐武宗会昌年间,因讨伐泽潞的需要,财政缺口较大,而崇信道教,深恶佛教的唐武宗将矛头指向了拥有大量财富的佛教寺庙。

在道士赵归真的鼓动和李德裕的支持下,从会昌二年开始唐武宗开始进行毁佛运动,会昌二年,十月九日,武宗颁布敕书,要求有异行和不守戒的僧尼还俗,“天下所有僧尼解烧练、咒术、禁气、背军、身上杖痕鸟文、杂文功、曾犯淫养妻、不修戒行者,并勒还俗。若僧尼有钱物及谷斗、田地、庄园,收纳官。如惜钱财,请愿还俗去,亦任勒还俗,充入两税徭役。”至会昌三年正月十八日,京城“左街还俗僧尼共一千二百三十二人,右街还俗僧尼共两千二百五十九人,”会昌五年四月,下敕灭佛,规定西京长安只能保留4座寺庙,每寺留僧10人,东京洛阳留2寺,其余节度使的治州共34州留1寺,其他刺史所在州不得留寺。其他寺庙全部摧毁,僧尼皆令还俗,所有废寺铜铸的佛像、钟磬全部销熔铸钱,铁铸的交本州销铸为农具。

图片 7

唐武宗的灭佛行动效果明显,到会昌五年八月,“天下所拆寺四千六百余所,还俗僧尼二十六万五百人,收充两税户;拆招提、兰若四万余所,收膏腴上田数千万顷,收奴婢为两税户十五万人。”大量寺庙被拆毁,僧尼被强迫被还俗,外国僧被遣返。

然而,唐武宗的灭佛行为随着他的驾崩而结束,宣宗继位后推翻了武宗的政策,又重新鼓励佛教的发展。

唐代以后,中国的佛教发展又经历了数次兴盛和衰落,最着名如后周世宗柴荣的灭佛行动,在一次次的兴盛和毁灭中,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联系融合越来越密切,逐渐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

唐武宗佛──昌法

当时太子拓跋晃监国秉政,一向笃信佛法,再三上表,向太武帝劝阻,虽然都不被采纳,但也由于如此,废佛的诏书得以缓宣,而使远近的沙门闻讯逃匿获免,佛像、经论亦多得密藏;然而魏国境内的寺院塔庙却无一幸免于难,史称太武法难。废佛后不久,寇谦之病死,崔浩后来也因撰《魏史》,书中蔑视胡族而遭腰斩,其族人被诛者百余人。废佛后六年,太武帝驾崩,文成帝即位,下诏复兴佛教,佛教才又逐渐恢复发展。

因前朝大力提倡佛教,佛教入全盛期,寺院四余所,僧尼三十余,田千;在朝廷政的僧人有三十多人,且地位很高,引起唐武宗的注意;又因,徭役日重,人民多逃避於寺院,寺院,政府矛盾日益尖。唐武宗本好道教,在信奉道教的宰臣李德裕和道士真的鼓下佛道。昌二年,勒令道像。昌五年,下令拆佛寺,收寺,僧尼俗。次年,真被,德裕死,武宗服道士金丹,“疽ju1背死”。宣宗即位,恢佛教。次佛事件是打最沉重的一次,次打,寺院受到摧,多佛典消散,佛教元大,盛一的天台宗、宗由此衰微。

宇文邕,字祢罗突,是宇文泰的第四个儿子。他当了十八年皇帝,死时仅三十五岁,史称北周武帝。北周武帝灭佛,同时也灭了道。这也是和当时北周武帝后来推行的一系列的改革政策有很大的关系。

後周世宗沙汰佛教

唐武宗灭佛,始于会昌初年,而至会昌末年达到高潮。早在会昌二年,武宗已令僧尼中的犯罪者和违戒者还俗,并没收其全部财产,“充入两税徭役”。会昌四年七月,敕令毁拆天下凡房屋不满二百间,没有敕额的一切寺院、兰若、佛堂等,命其僧尼全部还俗。

五代期,周世宗考到佛教影家、兵役,於德二年诏令沙汰佛教。定未朝廷批准的寺院一律除,禁私度,出家格考,像收。次法不是根本上佛教,而是有整性的。

会昌五年三月,敕令不许天下寺院建置庄园,又令勘检所有寺院及其所属僧尼、奴婢、财产之数,为彻底灭佛作好准备。同年四月,即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全面毁佛运动。僧尼不论有牒或无牒,皆令还俗;一切寺庙全部摧毁;所有废寺的铜像、钟磬悉交盐铁使销熔铸钱,铁交本州铸为农具。八月,下诏宣布灭佛结果:“天下所拆寺四千六百余所,还俗僧尼二十六万五百人,收充两税户;拆招提、兰若四万余所,收膏腴上田数千万顷,收奴婢为两税户十五万人。”同时还“勒大秦穆护、祆三千余人还俗”,以使“不杂中华之风”。

会昌灭佛给佛教以沉重打击。据日僧圆仁目击记述,山东、河北一带的寺院,到处是“僧房破落,佛像露坐”,“寺舍破落,不多净吃;圣迹陵迟,无人修治”的景象。在江南地区,也是“刹宇颓废,积有年所”的状况。其后不久,唐末农民战争爆发,对佛教又是一次冲击。由于寺院经济被削夺,僧尼被迫还俗,寺庙遭毁,经籍散佚,致使佛教宗派失去繁荣的客观条件。因此,佛教需要新的权势者的倡导,采取新的生存和发展形式。

在这几次灭佛事件中后周世宗灭佛,是最有影响的一次。其实五代十国时期,北方政权都前后采取过一些禁佛的措施,但其中周世宗灭佛则是比较大的一次。从现有的资料上记载,周世宗此次灭佛,并没有大量屠杀僧尼、焚毁佛经,而是带有一种整顿佛教的性质,还保留着很多寺院与僧尼。但由于整个中国佛教的发展,已经走向了勉强维持的阶段,经过这一个打击之后,就更显得萧条衰落了。在这一背景之下,三教之争,就更趋于缓和,从这之后,儒佛道三教之争,已不像过去那么尖锐,也不像过去那样明显,虽然还是有,但相对而言,规模都比较小。